那天是我和他相識五週年紀念,是我幾個月來企盼的焦點。

我在家裡等了好久,卻只等到一通電話,他只說有重要事情要辦,人已到了高雄,他竟忘了我倆那麼重要的一天?

我一氣之下衝口而出:「我們分手吧!」

便掛斷了電話。

深夜的傾盆大雨中,電話鈴聲響了一遍又一遍,我一概負氣不理!

不知過了多久,門鈴聲急促的響起,我一樣的相應不理,最後拗不過陣陣急響的門鈴聲,我打開了大門,門外立著全身濕透的他,手中握著一條我倆同遊高雄時,令我看呆了的心型項鍊。

原來他去高雄只是為了這項鍊,他都記得,我真傻,淚水好不爭氣地流著。

    全站熱搜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