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施諸佛子,若人生惡心,佛言彼墮獄,長如心數劫。~寂天菩薩

東、西方社會都一樣,人人皆怕被不實的謠言給傷害。

一位美國朋友說:「我不喜歡被誤傳(Misrepresent),尤其是我沒做過的事。」

另一朋友在網路上寫著:「I’m sick of rumors.」

追問之下才知道她被人謠傳說她跟很多男生混在一起。

在這個世界上要傷害一個男人最好的方法就是說他沒金錢沒地位一事無成(Loser),再狠一點說他無能。

而要傷害一個女人的最快方法就是說她處處留情像個花痴,再狠一點就補上一句她長得並不怎麼樣。

除非這個世界上的人類臉上從此以後不再長嘴巴這個東西,要不然嘴巴的作用和功能依舊不變。

喜歡去說別人的缺失和過失是人的習性,是個改不了的習性。

如果那個人能夠對自己有克制能力,能夠訓練自己去觀察別人的優點大於缺點,那麼這個習性的傷害性會降低。

人最倒楣的時候是什麼時候呢?

就是每天乖乖待在家裡沒做壞事,沒想到一出門之後才發現自己幹盡了全天下的壞事,而且有些還沒想到、沒想過的壞事別人都先幫你想好了也先說了。

有些朋友和我有共同的想法,只要自己沒做傳言所說的事,在見到上師的時候,內心坦蕩蕩,唯有上師知我的一切就行了。

比如我常自覺所學所說的藏文不怎麼樣,可是在需要用的時候還是要幫忙,如果可以幫到別人我會很欣慰。

為了要不要幫忙這件事,我曾再三的問上師是否可以,重大的事情沒有得到允諾,也不敢貿然地去行動。

雖說只要上師知我就行,有些外在的謠言真的會撼動自心,說明白一點是自己的內心不夠堅定的關係,去攀附外在的現象。

為了這樣的小事,我曾經花很長的時間去思考,該如何對治它。

因為,我不想把自己搞得像一隻躲在牆角瑟縮的老鼠一般,成天害怕被人家以不實的流言所傷害。

於是,先想好回覆那些流言的話。

當人家說你是花痴,你就比著自己稍有姿色的臉蛋問他,你覺得我需要這樣嗎?

當人家說你斂財,你就把財產證明拿出來,我那麼有錢,需要這樣嗎?

當人家說你行為不合宜,就想辦法找幾個證人證明我的行為沒有不恰當的地方。

想辦法對治流言蜚語(Gossip)就找許多答案去解釋,沒想到想破了頭解釋還是一樣沒人理會你、沒人在乎你、沒人相信你。

一堆解釋之後也把自己累得半死。

比爾蓋茲曾說:「我從來不會在乎別人說我什麼,我只要全心的專一在我該做的事上面。」

可是,我們不是比爾蓋茲,只是一般市井小民。

一個人能擁有的最珍貴的東西是什麼?

是他的財富?

還是他最美麗的外表?

或者是能呼風喚雨的地位?

或是在人前人後被恭敬禮拜?

最珍貴的不在於外在的裝飾,如果需要至高的地位被人尊敬,內心的不安與沒自信和對地位的渴望成正比。

如果需要眾人的眼光注目於己,內心的孤單和對掌聲的渴望成正比。

如果需要人人稱羨的美貎,內心的害怕恐懼和對維持美貎的渴求成正比。

最珍貴的在於一個人是否擁有高貴的品格,賢良的行為,為幫助眾人得到最終安樂的─菩提心。

「廣大布施利濟眾生之菩薩,如果有人對他生起瞋心,佛說這種人一定會墮在地獄中,他所生惡心有多少個剎那,在地獄中就要受多少個劫惡報。」

入菩薩行第一品「菩提心利益」中提到對擁有菩提心的菩薩生惡心會有何種果報。

觀察自己的內心,如果擁有為利他的心而行利他的事,即使人家再怎麼抹黑你,又何必去傷心難過?

並不是要對以不實言語攻擊你的人下地獄而拍手叫好,即使人家因內心的無明無知做出傷害我們的事而下地獄,我們依然要下獄去救他們。

相信因果業報的人沒有必要去花太多的時間去管人家怎麼評論,人家討厭我們也是沒有辦法的事,那只是以他個人的角度來看我們,並不代表我們有多差有多可惡。

只要審慎的去看住自己的起心動念,一切都以善念為先,萬一不小心犯下的過錯或是不因你自己的原因所犯的過失,也無需太過份譴責自己。

如果在每件事情上都處處要求自己完美無瑕,則是跟自己的好日子過不去。

看的書越多,懂的事情越多的人很容易變得傲慢,見到很多事情就搶先下定論。

知識學問高,自我主觀意識也高,評論別人的話也說得很快。

我時常告誡自己不要再對任何看不慣的事情、看不慣的人太早下定論,自己的好惡決定了對這件事的看法。

沒有証悟的人的眼睛看到的只有自己內心的執著而不是事情的真相,要批評一個人之前最好先看看那個人的優點在哪裡,就比較容易栓住自己的嘴巴。

大多數的人會很容易用顯微鏡去看一個在宗教團體裡做事的人,無論是出家眾或是在家眾。

在發現某一個人做了自己認為不恰當的事的時候,先不要太快地評論他,即便他做了一件錯事,並不代表那件錯事完全抹殺了他以往所累積的善事。

倘若那個人擁有一顆珍貴的菩提心,那麼還未清楚真相的我們在批評他之後,下地獄的速度不比坐電梯往下直達的慢。

把自己關在家裡只因為不希望在人群裡待久而受到注目,不希望別人再用不實的流言來評論自己。

那是一個方法,有的人會選擇以這種方法過日子。

很久以來我一直在找尋一把鑰匙,經由那把鑰匙便可以打開一扇門,當我打開那扇門之後,我所見到的將會是另一片海闊天空。

那把鑰匙就是深切地相信業力因果,太陽或許會墜落凡間,河水可能會逆流而上,但是業力因果卻一分一毫從未改變。

見到許多因為受到外面流言所苦的人,甚至有些人為了「人言可畏」這四個字而結束自己的生命。

我們為他們心疼,為他們不捨。

但從現在起,我們應該告訴他們,「沒關係,只要你每一天保持著善良的心,做利益他人的事,你要相信上天絕不會忘記照顧你眷顧你。」

如果對象是個學習佛法的人,我們就更應該告訴他們,「只要你相信因果,相信你擁有的是菩提心,這個世界上的另一扇門會為你而敞開,你再也不需要害怕。」

人言,並不可畏…

全站熱搜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