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一位退休教授,跟老妻過著優游的生活,早上一起爬上小山崗舒展筋骨,下午他料理陽台的花草,又或看看雜誌,妻子則和朋友到咖啡室聊天。

他們惟一的女兒,在美國定居。

半個月前的晚上,朦朧間他感到床墊濕了,是老妻尿床。

他推推她,發覺她已沒有反應。(註:他發現妻子去逝了。)

「節哀順變。」不少親戚朋友說。

「謝謝關心,我會的。」他極有禮貌地回答,沒失方寸,一派學者風範。

暗地裡,他部署一切。

花草贈給鄰居,向人借的書籍郵寄送還,然後,走上律師樓立遺囑。

全部準備好了。

在月圓的晚上,銀光薄薄的灑滿一室,他亮起微黃的檯燈,寫下最後的說話。

面前,是一瓶藥丸。

瓶子上,他看見老妻微笑。(註:他想念妻子,不願獨活,打算自殺。)

就在他打開瓶蓋的時刻,電話響起。

他拿起電話筒,一把熟悉的聲音傳來:「爸爸,我在啟德機場,我好想陪陪你。」

他猛然醒覺。

老教授向我說完他的故事,喝一口香片,緩緩道:「最有效防止自殺的東西,不是學術修養,不是心理醫生,不是豐厚財富,原來是一種簡簡單單的被愛感覺。」

1.這個社會病態報導多,鼓勵人心的少。

2.我們其實是他人豐厚財富的一部分,值得多存一些。

    全站熱搜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