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懂,只是你愛的方式不同。





周末我告訴你:『我今天掃樓梯時,差點從樓上摔下來。』

本來我以為你會安慰說:「親愛的,小心點。」

但,你說:『掃慢一點不得了。』

我傷心,覺得你不愛我、不在乎我。

後來,我發現我們的樓梯異常的乾淨,乾淨的都不用我掃,一個月後我才發現,那是你每二天抽出五分鐘的結果。

原來你是愛我的,只不過你不說,這是你愛的方式跟大家不同。





我告訴你說:『我車子壞了,我走半小時的路才到車站。』

本來我以為你會關心說:「怎麼不坐計程車,妳累不累。」

但,你說:『反正很近,妳也順便減肥。』

我生氣,覺得你不愛我、不關心我。

第二天,我發現你留在桌上的你的車鑰匙,以及為我準備的豐富早點,我才發現,原來你是愛我的,只不過你不說,這是你愛的方式,跟大家不同。





我告訴你說:『我的青菜炒焦了,你忍耐點吃。』

本來我以為你會安慰說:「沒關係,只要妳炒的菜我都愛。」

但,你說:『一看就不想吃了,實在沒味口。』

我傷心,覺得你不愛我、不疼我。

後來,我才發現每次想丟掉的菜都在進垃圾筒前憑空不見了,你的嘴留有氣味,你的唇留有証據。

我才發現,原來你是愛我,只不過你不說,這是你愛的方式,跟大家不同。





我告訴你說:『我想要去北海道、荷蘭等國家欣賞那整片壯觀的花海。』

本來我以為你會關心說:「妳想去哪,我們來計劃計劃。」

即使是敷衍幾句了事也好。但,你說:『真是無聊,花大把的銀子去那種無聊的地方。』

我生氣,覺得你不愛我、不懂我。

後來,我發現家裡的旅遊雜誌,不管是國外還是國內的報導,只要是有賞花介紹的那一頁,頁角就有摺痕,頁面就有你的筆記記錄。

我才發現,原來你是愛我,只不過你不說,這是你愛的方式,跟大家不同。





我告訴你說:『我的頭髮掉的好嚴重,可是醫生都說沒怎樣,我好怕我會變禿頭。』

本來我以為你會安慰我說:「哪有!妳頭髮看來還是很多。」

但,你說:『妳這才知道妳頭髮亂掉,家裡的地板都是妳的頭髮,好髒。』

我傷心,覺得你不愛我、不在乎我。

後來,我發現家裡的地板少了很多我的掉髮,我以為我真的不再掉髮了,所以我開始有了不會禿頭的自信。

但,在你出差的那幾天裡,我才發現地板的頭髮又變多了,圾筒裡也找到一堆用報紙覆蓋住的毛髮。

我才發現,原來你是愛我,只不過你不說,這是你愛的方式,跟大家不同。





我告訴你說:『我跟朋友出去,晚上會晚點回來。』

本來我以為你會關心我說:「跟誰出去?小心點,記得撥電話或早點回家等問話。」

但,你說:『隨便妳,妳高興就好。』

我生氣,覺得你不愛我、不關心我。

後來,我在負氣拖到半夜3點才回家時,我看到你坐在沙發上的睡容。

我才發現,原來你是愛我,只不過你不說,這是你愛的方式,跟大家不同。





我告訴你說:『我的大姑媽來了,肚子好痛。』

本來我以為你會安慰我說:「忍一忍,一天就過了。」

但,你說:『女人真麻煩,受不了。』

我傷心,覺得你不愛我、不疼我。

後來,家裡的零食櫃裡多了好多巧克力及紅豆,是你買的,但你一直沒吃,直到一個月過了,你在我月事的前後一星期卻天天煮著紅豆湯。

我才發現,原來你是愛我,只不過你不說,這是你愛的方式,跟大家不同。





我告訴你說:『這是我為你挑選的外套,是從去年換季就買的,藏了一年,現在新的冬天將來,我將這一季的第一股溫暖獻給你。』

本來我以為你會感性的回答我說:「 謝謝妳,親愛的。這是我一季溫暖也是一輩子的回憶。」

但,你說:『還不是撈換季大拍賣的便宜。』

我傷心,覺得你不愛我、不懂我。

後來,冬天過了,春天的腳步走到了五月底,我卻還常看見那件{我認為愛的外套,你認為便宜的外套}穿在你身上,我想了想,數了數,才驚覺那件外套幾乎天天伴著你上班下班,出門進門。

我才發現,原來你是愛我,只不過你不說,這是你愛的方式,跟大家不同。





我告訴你說:『今天主日崇拜的詩歌好好聽,我好感動。』

本來我以為你會關心我說:「要不要去問問是哪一本哪一系列的詩歌,我們去買CD回來聽。」

但,你說:『每一首歌聽來,還不是都差不多。』

我生氣,覺得你不愛我、不在乎我。

後來,我發現音響裡常傳出熟悉的音符,CD架上也多了一片新的詩歌CD。

我才發現,原來你是愛我,只不過你不說,這是你愛的方式,跟大家不同。





我告訴你說:『我喜歡吃隔壁街角的那一家的涼麵。』

本來我以為你會告訴我說:「那我們明天一起去吃好不好。」

但,你說:『整天就想著吃,也不想想自己的身材。』

我傷心,覺得你不愛我、不關心我。

後來,我發現你常常買很多芝麻醬花生醬及瓶瓶罐罐窩在廚房調一碗又一碗黑抹抹的醬。

我才發現,原來你是愛我,只不過你不說,這是你愛的方式,跟大家不同。





我告訴你說:『我真高興嫁給了你,你是最好的老公。』

本來我以為你也會開心的回答我說:「我也是這麼覺得,妳是最好的老婆。」

但,你說:『嫁了都嫁了不然妳還想怎樣。』

我生氣,覺得你不愛我、不懂我。

後來,我在無意中發現你開始會在睡前用衛生紙擦拭著我們床頭上那張40吋結婚照,然後微笑的望著照片傻笑好久。

我才發現,原來你是愛我,只不過你不說,這是你愛的方式,跟大家不同。





我想我終於懂了,在你不在乎的外表下,有顆不善用言詞表達的心,一顆最愛我的心,原來你是愛我,只不過你不說,這是你愛的方式,跟大家不同。

全站熱搜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