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曾經深愛過,互相傷害過,而如今我們卻擦肩而過。

也只不過算個過客,我們要做陌生人,那最熟悉的陌生人。

那一刻我不想在看到你眼中的失望,真的是我不夠好,每一次都在告訴自己不要在去傷害你,要讓你好好的,可我真的做不到。

可能我真的很天真,第一次面對感情的我,單純的認為彼此愛著,好好的。

只是我的那份愛是那麼不會表達,將你一次次傷害,把愛一次次摔壞。

所以在你的眼中我是那麼的虛偽。

我不想讓你傷心、難過。

那些當初說過的話,每一句都在刺痛我,或許你會不以然,算不上什麼,可是你要知道,我要多麼大的勇氣去承受麼?

現在見到你的時候,不敢去看你的眼,也許我怕了在你眼中可能連個陌生人都不如。

我承認我怕了,不敢了。

承認我的懦弱,用著堅強的面具把那軟弱的一面遮擋住,就像個小丑,不想讓別人看到面具後面流著淚的臉,可能這也算是一種虛偽吧!

現在我真的不敢聽到你的名字,有關你的事情,我真的害怕被那無止息的想念纏繞,那首P3中單曲循環的歌,擔心失控,去想你,像我這樣懦弱的人怎麼值得你去喜歡,值得你去依賴,那撕心裂肺的歌,唱歌的不是我,但總感覺嗓子算酸酸的痛。

我就像個受傷的刺蝟,把自己蜷縮起來,用著虛偽的堅強保護好自己,用刺把心包裹住,可能我就是個虛偽的人。

誰又會知道我那「堅強」背後隱藏著多麼巨大的悲傷。

那些我們相同的愛好,都喜歡在夜中看撒在地上的月光,打開窗,這淡淡的月光底下每天都想起了你,夢中浮現出你的臉,夢醒來,空虛與無力湧入心中,點上一根煙聽那單曲循環著的歌,那歌聲勾勒出你的臉,嘴中吐出的煙,用煙覆蓋那殘留的溫度,盡量讓自己在煙霧中麻痺,你知道那種揪心的痛麼?

沒有淚流下來只是靜靜的發著呆,去看著星空,瞳孔失去了色彩。

你的話我還記得,我也記得我沒能兌現的承諾,我沒能做到,我真的不配吧!

我知道受傷的不只是我,可為何偏偏痛的那麼徹底,那麼真。

為什麼你把那狠心的角色留給了我,我不知道究竟到底是誰放棄了誰,看著別人重複我們曾經的畫面,心中湧起了酸酸的痛。

黑夜帶給我悲傷的感覺,通常我會用筆在蒼白的紙上寫著悲傷的文字,想用這樣的文字來宣洩自己的悲傷,寫這樣的文字讓自己不去想你,然而越寫越讓自己難過,像一滴墨水,滴在水中,那悲傷散了開來,使我深陷其中,無力自拔,戀上這樣的文字,讓自己變的那麼無力,更加軟弱,不想在去寫這類的東西,不要被文字纏繞,糾結,時間的齒輪會把記憶碾作灰塵,被風一吹,不剩下什麼。

酒精的味道是那麼刺鼻,看著一瓶瓶的酒消失在杯中,酒中滴入了眼淚,可能就會溶愛情的味道,以為醉了之後,就可以忘卻一切,以為醉了之後就不會在傷心,只是在自欺欺人。

酒精在血液中循環,莫名得哀傷與心痛湧了上來。

路燈發出的光,在黑夜中形成好似時光的隧道,看著燈光在手上的倒影,時光流逝一切無可倖免。

然而我卻不知所措,該如何把握,看著曾經說著不離不棄的人,早已散落天涯了吧!

風吹動頭髮,看著窗外的煙火,那絢彩的畫面,心悄悄地敲碎,悲傷從頭髮流淌下來,淡淡的。

天空下起了雪,張來手,雪花飄落在手掌中。

化成水滴,在手心來去自由,流逝於我的指間。

歲月在無聲中流逝,在銀裝素裹的雪地裡,讓悲傷瀰漫,雪花飄過耳旁,聽到雪花哭泣的聲音。

他渴望的一切都單純到沒有絲毫複雜,那無可倖免等傷害,反反覆覆,思念斷斷續續心裡又多了一份憂慮。

青春是場單純的固執,我守著這份固執安然度日,血淋淋的傷口都能夠隱藏。

    全站熱搜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