傷感是睹物思人的想念,是時過境遷的留戀,是紅顏易老的無奈,是無病呻吟的哀歎。

似乎是,也似乎不是。

傷感是多情的人、柔情的人、癡情的人、迷情的人的情思體現。

女人柔情,男人多情,都有傷感的時候。

從李清照的「尋尋覓覓,冷冷清清」,到李煜的「四十年來家國,三千里地江河」;從林黛玉的傷春葬花,到賈寶玉的無緣而癡,傷感總像無形的影子纏繞著多情的人,使你喘不過氣來;總像無鋒的利刃刺傷癡情的人,使你心血瀝瀝;總像嗜血的鬼魅盯上迷情的人,使你瘦若骨柴。

傷感是一種病魔,一旦附體,你會感到心慌意懶,雙目無神,渾身乏力,而又不覺心甘情願地沉疴下去;傷感是一處深深的幽谷,一旦跌入,你會感到寂寞和孤獨,酸楚的淚水漣漣,憂鬱的靈魂沉沉,可你卻覺得解脫與超然;傷感是一首靡靡之音的神曲,如果你沉醉其中,韻律和心氣和鳴,節湊與心率共鳴,你又可以忘我而輕鬆;傷感是自我的一種懲罰,又是幸福與滿足的一種體驗,你會有一種痛苦並快樂的感覺,要麼你沉淪不起,要麼你輕裝而進。

年年的秋天是傷感的季節。

看萬里藍天,白雲飄飄,你會為狹隘的心靈和渺小的自己而傷感;沐浴金風,爽心怡趣,你會為煩躁的心境和欠缺的修養而傷感;白露橫秋,草枯葉黃,你會為季節交替和生命的短暫而傷感;明月秋水,玉笛飛揚,你會為親人的離別和愛情的遙遠而傷感;淫雨霏霏,紅燭窗對,你會為無厘頭的心緒和莫名的事物而傷感。

因為,秋天是繁盛的結束,是肅殺的開始,是收穫的止步,是期冀的孕育,是未來千變萬化的迷離,所以你沒有理由不浮想聯翩,沉吟不已。

此時傷感也就應運而生、因時而化、應聲而動。

多年前,我從大學的校門走出來後,每年的秋天都會有一段傷感的時間。

一方面是因為在這個季節裡我走進了那所高深的府第,另一方面是因為我走出來再也無法重新走進去。

傷感的時候,我的眼前總會出現陰陰梧桐成行,落葉凌亂的小徑;會呈現空空蕩蕩的操場,風裡擺動的鞦韆;會再現來去匆匆的自己,意氣風發的青年。

傷感的時候,我耳邊會迴響起北海道民歌的韻律,從喇叭裡悠揚地飄來,如泣如訴,似乎在變化的季節裡,又收到了媽媽寄來的包裹;傷感的時候,我會想起初戀的情人,彷彿從哪裡走過來,站在面前,依然是那樣的小鳥依人,依然是那樣的輕聲細語,依然是那樣的吐氣若蘭,儘管這是我今天的妻子;傷感的時候,我感覺又回到了課堂,依然是書馨墨香,依然是書生意氣,依然恐懼考題,但最大的失落與不安、震驚與苦迷的是滿屋裡都是攜妻將子的自己。

傷感是在特定的時空裡,有一種特定的東西,撩起了一個人的思緒,而這種思緒是對失落的、最美好的東西的戀戀不棄。

人有失落的東西,就必有傷感的時候,而傷感會在冥冥中補缺你失落的過去,達到一種心理的暫時平衡,會緩解人的心理壓抑。

年年的秋天,我都會放任自己的傷感,讓傷感用阿Q式的自欺彌補自己不再擁有的過去。

漫步野外,觀天高雲淡,山翠暮煙;品黃花堆積,紅葉搖曳,我會吟詠古今詩人的佳句,體驗偉人博大的胸懷和浩然正氣。

往返林間,看霜葉染醉,踩衰草綠凝,洗秋雨迷濛,嗅潤土沉香,察寒潭水潦,我會感悟變化替代的奧妙玄機,修出隨遇而安的禪悟。

留戀月下,聞雁陣驚寒,辨白露橫浦,聽清音舫笛,醉桂飴蘭漿,一夜壯語與銀光遍灑,彷彿天上人間。

此時傷感何在?

    全站熱搜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