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種感覺,直到喜歡時才知道是眷戀。

有一種目光,直到兩眼相觸時,才知道是喜歡。

有一種心情,直到難眠時,才發現是相思。

有一種緣分,在握遇到你的那一瞬間,就已注定是永恆。

有一種感覺,未曾離開時,就知道有一天會心痛。

有一種目光,彼此相識,就知道有一天會眷戀。

有一種心情,直到想你時,才發現是寂寞。

有一種緣分,直到夢醒時,才發現是永恆。

故事的開始,就已注定了結局。

戀上思念,看著你在我的身旁,你素雅的臉上揚起一抹純美的笑意,轉身,停留,只是等待和守候。

你俏麗的身影顯在眼前,回眸淺笑,有些動容的微笑,雙眼抹了層朦朧的顏色。

往事如煙,熟悉的主旋律再次響起,卻不見了昔日那抹最佳的影子,美麗瞬間消逝。你卻依舊如此,只知如癡如醉的盼望和守候。

兩個月前的秋天,那時談過一次戀愛的靚,竟不知道戀愛是什滋味,正值青春期的他對愛情抱著一種嚮往的心情,他渴望愛情。

他開始留意身邊一個擦肩而過的女孩,他渴望能在擦肩而過的女孩中遇見愛情。

一夜醒來,天已變成灰濛濛的雨天。

來到學校食堂前,一個穿著灰色衣服的女孩從他眼前走過,他抬頭看見她朝食堂門口走去。

他想,或許這個擦肩而過的女孩就是他的愛情。

他開始注視她,她總是很文靜,總是一個人,總是穿著一件灰色的休閒褲,白色的休閒鞋。

有時候靚會故意從她身邊走過,希望她會注意到自己,但是靚沒有看清她的樣子,沒有見她抬頭,那麼她沒有看見靚的走過。

或許靚還不懂得什麼叫愛情。

她叫楓,靚聽朋友說她是個很快樂的女孩,總是微笑,只是眼神中帶著一種讓他人無法讀懂的憂傷。

楓很感動身邊的人因為她的存在而開心。

其實她們看見的只是楓的外表,沒有誰知道她總是微笑,笑得很傻,她們不知道楓只是一直用微笑來掩飾自己的脆弱。

他們在同一個班級,他憑著自己的努力取得優秀的成績,得到了可以自己選擇位置的機會,可以他不知道編位後她坐在那,而他選擇了在前面,因為他有他的理想。

而她則坐在倒數第二排,編位後他總是坐立不安,他想念她。

黃昏時刻,突覺清寒,窗台上冷冷的,菊子花潔的芬芳,隨風散去。

那個熟悉的影子不知何時才能重現。

寂寞的夜裡,輾轉難眠,躺在床上看著一個月亮和一顆星星,為什麼星星和月亮在人們的眼裡會相隔那麼近?

而在它們的世界裡卻相隔那麼遠?

靚編位了,在感情和學習面前還是放棄了學習,他沒有後悔。

他從朋友那裡打聽到她的QQ號碼,靚把號碼記載厚厚的筆記本裡。

他從QQ加了她,可是,自從加她以來就沒見她上過線,是心裡的著急。

黑暗的屋子裡,音樂掩蓋了窗外所有的喧囂。

靚沒有開燈,只是點上蠟燭,藉著微弱的燈亮,用畫筆構畫著楓的面容。

畫紙上這個被靚擦了又畫畫了又擦出來的面容始終模糊不清。

其實靚不知道楓的面容,因為每一次出現在靚的眼前都只是一個背影,一張又一張定義為楓的畫,像一次又一次讓靚更哽咽哭泣。

靚喜歡黑色和白色,所以漆黑的屋子裡他總是點著蠟燭,他怕這個模糊的畫像太過清晰讓他看見又是那麼陌生。

拿出純白色的筆記本,白色的紙上黑色的字跡。

寫下的是他的幻想,幻想著紙上出現的是真正屬於楓的面容。

曾經為了發洩對她的思念,開著自行車奔馳在大街上,似乎每一天都是這樣,闖紅燈,車禍都少不了他。

而今天正好是放假期間,獨自徘徊,街上清冷,再次泛起對她的思念。

停下來,依靠在樹旁。

想起了昨日放學的情景,他們擦肩而過,已記不清多少次。

她從來沒有真正注視過他,無奈。

此時樹上緩慢落下幾張枯黃的葉子,任憑寒風吹起,可是葉子始終不能被吹在一起。

此刻,他似乎明白一些事,葉子要想在一起必須自己去爭取。

懷著一分激動,一分希望,勇敢,訣定給她寫一封信。

無奈,猶豫了,怕傷痛。

朋友告訴他,說了至少不後悔,的確,畢竟喜歡那麼久了,不能就這樣放手。

矛盾,無奈,生活沒有了激情,成績直線下降。

寒冬,走在高中的征途上,如此的不夠勇敢,思索著曾經的過往,心痛。

回到家,打開那厚厚的記事本,看著曾經留下黑色的字跡,似乎太天真。

歲月不饒人,喜歡她已快三個月了,一切都如癡如醉。

自從她闖進他的生活,他的心早已不在學習上。

不明白,為什麼他們總是擦肩而過,每次看著她,心裡總感到溫暖。

喜歡她那麼久卻沒能和她說上幾句話,即使在一起多麼近,都找不出理由。

他的心,她不懂,他的付出她看不見。

深夜總會想著她入睡,腦海總會有她的身影。

喜歡卻不能說,愛卻說不出口,如果要等到失去的時候,才懂珍惜,還有什麼意義。

無助,在這個寒冬的季節,心總會寂寞,寒冷的冬天總是那麼無情。

寒風總會無意間侵入他的心,冰冷的空氣早已包住溫暖的感情,心中的思念向誰傾訴。

不再猶豫,拋開一切,決定衝開心中的枷鎖,勇敢面對一切。信已送出,心很亂,好的壞的都想了。

信來了,心卻涼了,獨自站在走廊,雙眸卻已濕潤,沒人看見。

淚水從眼眶瞬間滴落,伸出手卻發現已措手不及,這是為她掉的第一滴眼淚,也是第一次為女孩子掉的眼淚。

開著自行車,又一次奔馳在大街上,速度驚人,只是,淚水早已遮住了雙眸,沾濕了衣服,始終掩飾不了自己的脆弱。

軟弱的身上躺在床上,看著白色的天花板,聽著《難道愛一個人有錯嗎》,心如刀絞。

一幕幕畫面湧現腦海,原本早已麻木的身軀,不自覺地顫動。

那曾經的過往,如同晴天霹靂般痛擊我的心靈,打開那厚厚的筆記本,淚水滴落,打濕黑色的字跡,紙張染上了黑色,拿起灰色的筆,寫下:眼淚知道什麼是愛。

深夜,久久沒有睡意,心已疲憊,音樂依舊響起:多麼希望她會過得快樂,多麼希望我能給她一點點感動,可是老天卻把感情捉弄,究竟我是怎麼了,怎麼了,難道愛一個人有錯嗎?

雖然愛一個人很苦,可我還渴望一點愛,我怎麼了,哭了嗎?

竟然愛她愛到那麼施捨,痛的最後哭了以後也快樂,我不想愛她,卻是更加思念她。

拿起旁邊的酒,依舊往嘴裡倒,第四瓶,沒醉,是心太碎還是酒灌不醉破碎的心。

他想是心太碎了,躺下,閉上雙眼。

旁邊的鬧鐘響起,已是早上六點整。

昨日夢裡,來到一枚藍色的草的旁邊,含笑地問「我還有機會嗎?」

影子若隱若現,一抹淡淡的如煙水迷茫的眼神。

藍色的草,這是個多麼熟悉清婉的影子,水樣的溫柔,自窗台的紗縵上,蕩漾開來,讓他深深愛憐。

憂鬱的心情,少了昔日的笑容,沒有誰知道他心中的脆弱,球場上天天有他的身影。

試圖用打籃球來麻醉自己,發洩感情。

下雨了,脈脈含情的細雨,輕輕飄落窗前,紫色的紗縵輕籠著季節的輕寒,秋天已悄悄走遠,南方的天空已落下一地晶瑩。

這個季節,有些寒意,寒風從窗台吹過,一絲涼意襲入心肺。

那些思念,淋淋瀝瀝,如雨溫柔細膩的撫摸。

打開一扇窗,讓小雨輕盈地飄進來。

那落入眼簾的小水珠,偷偷地沾濕了他的雙眸,來不及躲閃,衣衫香漬點點。

兼著風吹,生出一朵朵藍色的雪蓮。

讓他驚歎這一瞬間的美麗。

那楚楚動人的身姿,讓他深深的愛戀,這不是雨中的雪蓮,卻是他心頭上一顆藍色的眼淚。

輕輕的合上窗簾,聆聽窗外風雨低低的呢喃。

也許是他太過於愁悵,這雨絲興許也是快樂幸福的呢!

隔著玻璃晶亮的雨滴彷彿想衝破,衝破這層束縛,但又無奈因現實的差距而不甘心的隨著玻璃那粗糙的紋路,無力的滑落,落在無處不在。

屋內昏黃的燈光下,此刻的他靜靜靠在床上,聽著音樂,喜歡這樣的情景,更迷戀這樣的深夜,讓人有種慰籍的東西閃過。

但此刻的心情卻無法平靜,耳朵聽著一首動聽的歌曲,歌聲幽幽,就像窗外連綿不絕的雨,豪無顧忌的洋灑灑,那份灑脫的從容,讓他心醉,折服。

朦朧中想起前幾天發生的事,關掉音樂,試著不再尋找過去的足跡,無奈往事種種,就像此刻的雨,斬不斷,揮不散。

迷戀這樣的深夜,喜歡這樣的生活,麻木不仁中,偶爾也有一絲絲刺痛。

夜更深了,這裡沒有城市的喧囂,只有靜靜的夜,關上燈,打開小燭光,雖然只有點點微芒,但可以溫暖他的心,不像光燭那樣冷艷,讓人無處躲藏。

夜更靜了,路燈此時也乖巧地熄滅了,安安靜靜的睡了。

夜深了,靜靜的夜讓他有了答案,孤獨,原來一直令他唸唸不望竟是她的無情。

日記本上記著:如果有花飄過,我會把花心留給你,如果有風吹過,我會把樹葉留給你,如果有歲月潮湧過,我會把歡樂留給你,如果你看了這些文字會在乎,請你告訴我,其實你也在乎我。

因為,有你讓我想真的很好。

尾聲:翻開滿是灰塵的日記,溝起了。

寒冷的夜晚,是如此的無情,懷著一顆寂寞的心,在樹墩下刻著曾經的故事,眼前一盞盞星燈,彷彿星空中的星星輕輕的劃過,而走近一看卻是幾盞燈火,偶然的心情,就像這幾盞發出的的淡淡的燈光,那樣的黯然,燈火照亮了一對對戀人的面孔,讓他們再一次靠近心靈的深處,火花再一次燃燒起來,卻是如此的燦爛。

燈光漁火對照無眠,串串思念湧上心頭,就像是白開水般的味道,淡淡的回甘。

落水三尺,落葉兩分,迷迷茫茫就像搭上了一去不回的小舟,一切是那樣風平浪靜,請問我這張破舊的船票是否能夠你那艘開不動的船。

感覺身邊的寒風陣陣,也許是冬季帶來的寒意,帶來了幾分寒冬的暖昧,看著樹枝上的葉子,又一份多情的歸宿。

偶爾幾片落葉,在瞬間延長著許多故事,延長著許多辛酸,一片落葉,幾份相思冬季的苦衷。

不知明年的春天花兒會不會開得燦爛,也許摘上一兩朵,可以為她披上春天的嫁妝。

依舊用文字,來流露內心的感受,一種淡淡的,哀傷?

寂寞的,無奈的。

我們還沒有開始就有了結局,是一種措不及防的落幕,是一種東昇落日瞬間成為夕陽的景色。

不想再說什麼,傷和痛都掩在心底,因為再多的文字都無法表達心碎的酸楚。

有一種傷心是說不出的心痛。

看著嘻笑的人群,我依舊微笑,我的悲傷沒人察覺。

    全站熱搜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