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當

人們常把受騙叫做「上當」。

其實「上當」的願意是指到當鋪去典當東西。

清朝末年清河地方有一個大戶人家姓王,世代經營當鋪,家大業大,生意興隆。

生活富裕了,各房的族人開始懶於經營了,就把資金存入當鋪作入股的股東,日常的典當營業事務全交給一個名叫壽苧的年輕人來主持。

壽苧酷愛讀書,喜歡校刻書籍,對生意卻並不精通,處理典當業務非常隨便。

王氏族人見此情景,都認為有機可乘,不約而同地從自己家中拿一些無用的東西到當鋪來典當。

各人估定了高於物品本身的價格,要夥計如數付給,夥計不敢得罪股東老闆,壽苧也心不在焉,不加阻攔。

就這樣,沒過兩個月,典當的資本就被詐騙得差不多了,一家資金充足的當鋪破產了。

因此,當時流傳著這麼一首民謠:清河王,自上當,當得當鋪空了檔。

「上當」原指去當鋪典當東西,後來人們就把受騙叫「上當」。





馬路

「馬路」是由碎石鋪設的,路中央略高而且光滑平坦,這樣利於雨水流淌到路邊,不影響交通。

後來,人們用瀝青鋪塗在上面,稱之為「柏油路」。

但大多數人還是習慣叫「馬路」。

「馬路」既然不是「專供馬走的路」,那麼,這個名稱是怎麼來的呢?

原來,在18世紀中期,英國發生了工業革命,工業的發展迫切需要改善當時的交通運輸狀況,特別是陸路交通。

為此,蘇格蘭人約翰‧馬卡丹發明設計了上面所說的「馬路」。

由於「馬路」的出現使得英國不僅水路暢通而且陸路也很便利,這樣,為迅速發展英國工業和貿易往來提供了方便條件。

人們取這種路的設計者姓氏,稱這種路為「馬路」,以表紀念。





「書香門第」 中的「書香」是什麼意思?

許多人不太清楚。

其實原來是古人為防止蠹蟲咬食書籍,便在書中放置一種芸香草,這種草有一種清香之氣,夾有這種草的書籍打開之後清香襲人,故而稱之為「書香」。

芸香草亦稱芸草,為多年生草本植物,產於我國西部,有特異的香氣,可以入藥,嚼之有辛辣和麻涼的感覺。

因為古人常在書籍中放這種草避蠹驅蟲,所以除「芸人」指農人,「芸芸」指眾多外,與「芸」宇有關的詞多與書籍有關,如「芸編」指書籍,「芸帳」指書卷,「芸閣」指藏書之閣,「芸署」為藏書之室,「芸香吏」則指校書郎。





東西

我們往往把一切物體統稱為「東西」。

但為什麼稱「東西」,而不稱「南北」呢?

原來我國古代把木、火、金、水、土稱為「五行」(分別代表東、西、南、北、中五個方位),把甲、乙、內、丁、戊、己、庚、辛、千、癸稱為「天干」,又把「五行」、「天干」對應起來,組成「五方」,即東方甲乙木、南方丙丁火、西方庚辛金、北京壬癸水、中方戊己土。

從上面可以看出,東方屬木,代表一切植物,如花草、樹木、蔬菜、莊稼等;西方屬金,代表一切金屬礦物,如金、銀、銅、鐵、錫等等;南方屬火,火是一種化學現象;北方屬水,中方屬土,由於水、土和火是最常見的物質或現象,以致被古人忽視。

而木(植物)和金(金屬礦物)最受人們的重視,可以代表一切有用物質。

於是,人們就把代表「木」和「金」的兩個方向聯在一起,組成一個詞「東西」,用它代表世界上的所有物體。





杜撰

「杜撰」一詞的意思,大家是知道的。打開詞典查一查,注曰:沒有根據地編造。

但是杜撰這個詞的來歷,卻有一段軼聞,這倒是很少有人知道的。

古時候,有個叫杜默的人,喜歡做詩。

但是,他寫的詩,內容空乏,不著邊際,毫無真情實感。

而且,他的詩不講韻律,有人說他寫的東西,詩不像詩,文不像文,實在是不倫不類。

因此,人們每逢看到不像樣的詩文就脫口而出:「這是杜默撰寫的。」

後來這句話逐漸簡化為「杜撰」。

再後來,「杜撰」又被引申為不真實地、沒有根據地編造的意思了。





掛曆

現代家庭中使用掛曆的越來越多,可是,很少有人知道掛曆竟是從古時的討債本深化而成的。

在古羅馬,有一批專門從事放高利貸的人,他們按月向借戶收取利息。

為了防止差錯,他們往往使用一種特殊的小本子,以月為單位,按日期排列,何月何日什麼人該還多少債,收多少利息,都一一記在小本子上,還附有記事欄,一覽無遺。

後來,這一簡便的方法逐漸為其他行業所借鑒,作為記事備忘之用,流行開來。

香港著名英商太古洋行第二任華人買辦莫藻泉上任後,興建了一家糖廠。

1884年,他推出一種類似海報廣告式的「月份牌」,用以宣傳太古糖廠的產品。

莫藻泉特意聘請設計師關蕙農設計畫面,內容多為花卉、吉祥人物、福、祿、壽、喜、中國古代天官賜福、迎春接福及仕女圖等。

凡購買太古糖者,贈送「月份牌」一幀。

後來,許多廠商競相印製免費贈送「月份牌」,並不斷改進形式。

隨著歲月的流逝,一些人把月曆訂在一起,一年一本,「討債本」和「月份牌」便逐漸演化成今天的掛曆。





借光

戰國時期,秦國有個大臣叫甘茂,因遭奸臣陷害,不得已逃往齊國。

當甘茂逃出秦國的邊境函谷關時,正好遇到當時很有名的縱橫家蘇代。

蘇代問甘茂要到哪裡去,甘茂沒有直接回答,而是給他講了一個「借光」的故事:

據說,在一條江邊住著許多人家,每天晚上,各家的姑娘們各自帶著點燈的油聚在一起把油倒進一盞大燈裡,一起在燈下做針線活。

而有一個姑娘家裡很窮,出不起燈油。

所以,其他姑娘就討厭她,準備把她趕走。

窮人家的姑娘卻對大家說:「我確實不能拿燈油來,可是,如果每天我早早地趕到這裡,大家回家時我晚點走,替大家打掃打掃屋子,安置一下桌凳,這樣對你們會有好處的,你們為什麼還吝惜這照在四周牆上的一點餘光呢?如果借點光給我,我同你們一起做針線,這樣對你們也不會有任何妨礙的。」

姑娘們覺得她說的話很有道理,就把她留下了。

蘇代聽了甘茂的這個故事後,明白了他的意思,於是他們倆一齊去了齊國,蘇代在齊王面前竭力推薦甘茂,於是齊王拜甘茂為上卿。

現在,我們經常聽到「借光」一詞,就是從這個故事裡來的,指請求別人給自己方便。





染指

人們用「染指」指分取不應該得到的利益,也指插手某件事情。

典出《左傳‧宣公四年》。

春秋時期,有一天,公子宋和子家去見鄭靈公。

將進宮門公子宋忽然停住腳步,抬起右手,笑瞇瞇地對子家說:「你看!子家莫名其妙地看著公子宋的手,只見他的食指一動一動的,不禁搖了搖頭,也伸出自己的右手,卻了動食指」,說:「這誰不會!」

公子宋哈哈大笑,說:「你以為是我讓食指抖動的嗎?」

「不!這是它自己在動。不信你再仔細看看!」

子家認真地觀察了一會兒,再動了動自己的食指。

果然,公子宋的食指的抖動與自己食指抖動的狀態不一樣。

公子宋得意地晃著腦袋說:「看樣子,今天有好吃的在等我們哪!以往每當我這食指動起來以後,總能嘗到新奇的美味!」子家將信將疑。

兩人進宮,發現廚子正在把一隻已經煮熟了的甲魚切成塊兒。

這只甲魚特別大,是一個楚國人進獻給鄭靈公的。

鄭靈公見這只甲魚很大,可以分給好多人吃,決定把它分賜給大夫們嘗嘗、子家忍不住朝公子宋翹了翹大拇指。

公子宋笑著晃起了腦袋。

鄭靈公見這兩人這麼沒規矩,不禁皺了皺眉頭,問:「你們在笑什麼?」

子家就把剛才宮門外的情況講了一遍,鄭靈公聽了,含含糊糊地說了句:「喔,真有這麼靈驗?」便不再說什麼。

過了一會兒,大夫們到齊了。

那只已經切成塊兒的大甲魚入在鼎(當時用來煮食物的青銅炊具)內由廚子裝進盆子,先給鄭靈公,然後給各位大夫。

鄭靈公先嘗了一口,稱讚道:「味道不錯!」示意大家一起吃。

大家便津津有味地吃了起來。

但是,公子宋卻呆呆地坐著。

原來,他面前的桌案上什麼也沒有。

顯然,這是鄭靈公安排好的。

公子宋窘迫不堪,臉上紅一陣,白一陣。

他看著鄭靈公,鄭靈公正吃得很香,一邊和大夫們說笑,似乎根本沒有注意到他。

他又看看子家,見子家也吃得起勁,一邊還朝他扮鬼臉。

公子宋再也忍不住了,忽地站起來,走到大鼎面前,伸出指頭往裡蘸了一下,嘗了嘗味道,然後,大搖大擺地走了出去。





倒楣

「倒楣」一詞本是江浙一帶的方言,指事不順利或運氣壞。

此語產生的時間算來不長,大約在明朝末年。

那時候,中於「八股取士」的科舉制度嚴重地限制了廣大知識分子的聰明才智的發揮,加之考場舞弊之風甚盛,所以一般的讀書人要想中舉是極不容易的。

為了求個吉利,舉子們在臨考之前一般都要在自家門前豎起一根旗桿,當地人稱之為「楣」。

考中了,旗桿照豎不誤,考不中就把旗桿撤去,叫做「倒楣」。

後來,這個詞被愈來愈多的人用於口語和書面,直到現在。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藍色憂鬱 的頭像
藍色憂鬱

夢想天空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