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的一生在被罵中成長。

有個人曾說,夫妻吵架時,對方沉默不語是最大的折磨。

如果對方大聲咆哮,自己還有辯解或道歉的機會,反而比較好。

這位人士的太太一旦決定沉默,就會跟他冷戰個兩三天。

他似乎為此非常煩惱。

他說的確實沒錯。

我每天都被師父怒罵叱責,但師父無視我的存在,卻是最難熬的。

一月二十六日是文化財產防火日,由於奈良的法隆寺金堂曾經遭到祝融,因而從第二年起,就明定這一天為文化財產防火日,每到這一天,全國各大文化財產都要舉行防火演習。

本寺每年都會參加這項活動,由日野消防署和地方上的消防隊協助完成,有時候電視台也會來報導。

由於演習規模盛大,消防人員的辛苦也不在話下。

師父知道我在忙著準備,於是吩咐別人「先把防火演習結束要送的禮打點好」。

我在旁補充說:「已經打點好了。」

師父冷冷地回道:「我不是跟你說話!」

連看都不看我一眼。

做了萬全準備卻被罵,我心裡暗想,師父難道是心腸太壞,還是今天情緒不好呢?

不過他不是沒有原因不理人的人。

思索了一陣子,我想到或許師父不滿的是我想搶先爭功的念頭。

我反省自己在準備時的心情,確實有點自命不凡。

「這間寺廟大小事都逃不過我的眼睛。接下來只要這麼做就行了。」

或是「希望別人認為我是個機靈的人」的心眼,都被師父看穿了。

師父叱責的是連我自己都沒注意到的傲慢心,他的法眼令我五體投地。

當時我四十歲,依孔子所言,正是「不惑」之年。

然而我卻還必須接受這樣的責備,可見離「不惑」還很遙遠。

於是我才終於想到師父常說:「有時候覺得會搔頭說『聽不懂』的人比較可愛。」

有一次師父交給我一個課題,要我寫下漢文的訓讀文(譯注:將漢文以日文的文法翻譯出來的文章),但他最後又附加了一句:「不過我看你再寫也看不懂。」

我很不服氣,晚上熬夜與字典奮鬥。

第二天一大早,我帶了文章拿到漢詩學家齊藤响在門前的住處,請他看過一遍,然後謄寫好才放在師父的案頭上。

師父不時會交給我這樣的功課。

我認為這是他肯定我的機會,所以總是努力完成,但是他還是會說出剛才那樣的話。

而且,如果真的搔頭,還是會被罵「笨蛋」的。

我想可能師父也看穿我的意圖了。

人的一生或許就在被罵中成長吧。

這裡我說一段故事,這是我唯一一次在事後才向師父道歉。

在高幡不動尊,我要見很多客人,多的時候一天要準備三百人份的素齋。

為了做準備,我在大廳後面鋪了坐墊。

沒想到師父竟把眼前的坐墊踢開去。

我一火大,便把那坐墊往後一扔。

一用力撞到了拉門,發出極大的聲響。

那時候我才回過神,心想,這樣頂撞師父恐怕待不下去了。

然而師父沒有回頭,往前走開了。

後來仔細一想,師父的意思可能是告訴我,地板上鋪了三百張坐墊,連出入口都沒了,至少應該留一兩條走道讓客人能通過。

我到師父房裡向他道歉,師父只說:「知道就行了。」

像這樣天天被罵,對我來說,卻是一個機會難得的學習機會。

全站熱搜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