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活著像洪流中的小圓石,在四周環境的沖激下,別忘了懷著希望,期待重見天日的一天,重新取回對自己生命的詮釋權。

就算化作一粒砂,別忘了也可能是成為一顆珍珠的開始,但你仍可選擇做自己。

被評價,尤其是負面的評價,是讓人喪失自尊自信的一種原因。

誤解與刻板印象,會讓人感到夕陽黃昏的無奈。

原住民文化在「國家」有意識與無意識的壓迫過程中逐漸消滅。

其命運如同其他傳統文化一般,走向暗淡的無聲退場。

留下的是錯誤之評價或解讀,與少數人的美好回憶與追思。

文字的掌控者,可以憑主觀及自身之利害,粗暴地去詮釋歷史。

因此受壓迫者,也惟有從發掘歷史真相的程序中。

還原自我的尊嚴,每個文化都有其獨立 發展的體系。

也都受到外來環境的影響,只是在原住民文化之探討裡。

我們有機會找到最單純而原始的「人與自然」之關係。

在20世紀現代主義受到檢討與考驗之際。

如何留住自信?

如何發現價值?

如何重建一個活生生的可操作模型?

讓文化的精神存留下來,賦予新的生命意義。

才有重返光榮的機會。

全站熱搜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