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感情正在遠離,痛快分手可能會挽救一段關係——這是一場考驗勇氣與智慧的心理較量。





糾纏留不住男人

為了復合,痛快分手的心理遊戲,很多人不敢玩。

當關係變冷的時候,她們寧願拖著等待希望,也絕不同意分手。

但「不同意」,就能把人永遠留住嗎?

其實,男人很清楚自己要什麼,但又很容易受到誘惑。

如果他覺得,你們的關係存在致命缺陷,他就會選擇離開。

但若你使盡各種手段糾纏的話,他又可能因為經不住誘惑而猶豫。

可能是為性、虛榮、或者一時的輿論壓力,但他始終會清醒過來,到最後結果還是一樣。

當然,假如你們的關係可以修補,糾纏也不是沒有機會,但往往你越癡心,對方就越堅定。

這是另一場會讓你喪失尊嚴的心理遊戲。

失去尊嚴的關係很危險,因為男人天生就是獵人,崇尚征服,熱愛自由。

你可以引誘他來追逐,卻不能成為他的附庸,一旦你成為他砧板上的肉,就失去了與獵人叫板的資格,也失去了他對你的注意力。

本來分開一下就能解決的問題,會因為糾纏而變得更糟。

如何用分手喚醒激情?

在戀愛中,主動提出相戀的一方多數吃虧,主動提出分手的一方多數佔便宜;失去的永遠是最好的,主動放棄的就差一點,千辛萬苦才甩掉的就更不值錢了——這都是規律。

無論你如何鄙視這種心理遊戲,它都客觀存在,而且經常逼你參與其中。

關係轉入平淡,他開始漫不經心,你就主動離開。

距離將喚起男人追逐的熱情。看看書,去旅遊,和朋友逛街,輕描淡寫地處理他的一切。

他已經習慣了你的溫柔,就好像把小兔關在籠子裡一樣,胸有成竹,才會變得漫不經心。

你的突然冷落對他構成刺激,你的離開,對他意味著某種否定。

「我不好嗎?她為什麼會變得冷淡?她是不是有了別的男人?」

一下子,他的好奇心、好勝心和領土意識都會被激發出來。

為了證明自己,他得重新拉回你的注意力,他會因此產生無窮無盡的動力,由被動變為主動,重新追求你。

你將看到,你們的關係會因為空間而逆轉——這就是「距離產生美」的由來。

總之,在沉悶的關係裡不要囉嗦,不要糾纏。

他不是不愛你,只是需要原始的、追逐的快感。

讓他想起自己還是一個獵人,這是激素決定的,也是你可以提供的刺激。

新鮮感的獲得,並不一定要依賴新鮮的身體。

關係出現問題,他提出分手,你就答應。

你得接受的事實是:男人不會把「分手」掛在嘴邊,但只要提出,就起碼是個階段性的決定,不容易改變。

你要勉強,只會賠上尊嚴,而且,心不甘情不願的男人,就算留下來,也將為日後的關係埋下隱患。

這點在那些電力十足的男人身上尤為明顯,比如尼可拉斯凱吉,他曾與貓王之女麗莎復合,就是因為他從未真正掌握和征服過她。

她愛他,但她也相信自己的魅力。

當他發脾氣說要走的時候,她沒有勉強過他。

麗莎的特別之處,正在於她不屈的性格,不肯被男人全部掌握。

而像凱奇這樣吸引力很強的男人見慣了扯住他們褲腳不放的女人,乍見這樣野性的女人,自然驚為天人。

征服她,對男人來說是一個美妙的挑戰。

痛快分手,不意味著復合無望——對舊情人來說,「痛快」也是你的一個新亮點。

他會在分手中發現你的不凡。

同時,痛快分手也會避免長時間鬥爭帶來的永久性傷害。

當兩個人身處矛盾之中時,戰勝對方的願望會蓋過一切。

吵贏了,卻把好感吵丟了,這很不划算。

分手,意味著把雙方從戰場上拉下來。只有停火,才會有談判的餘地。





復合的籌碼

為了復合,痛快分手,這只是改善關係的一種輔助手段。

如果關係中存在致命傷——比如長期不忠、性格迥異、無法縮短的空間距離。

在這些情況下,就算熱情重燃,復合還是無望。

首先是倆人真心相愛過,分手的時候,平靜也好,大吵大鬧也好,但沒給對方造成不可接受的傷害。

如果你在分手的時候曾當眾嘲笑他的性能力,掌摑他的母親,到處散佈關於他的流言,那麼複合的機會就幾乎為零。

因為在出現矛盾時,你若下得了這樣的狠手,意味著你不一定適合與人共同生活。

需要倆人有時間相處。

很多分開的戀人只會把對方當作一段美好的記憶,就是因為他們沒有再過面。

原來的矛盾要淡化或者除去。

當一方提出分手,要馬上複合是很難的,只有雙方冷靜下來,問題才有解決的希望。

雙方都沒有新的伴侶,否則只能是一聲嘆息。

有朋友家人說合就更好。

在某一方身上突然出現新的亮點,比如邵美琪變漂亮了,讓對方耳目一新。那麼,鄭伊健的追求也就有了新的能量。

痛快分手,是聰明女人的一次華麗轉身。

給他一次機會,讓他從新的角度欣賞與眾不同的你。

在小別之後,讓愛情浪子回頭吧!

全站熱搜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