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條路一直往前走又會是什麼樣的景色,磊磊城磚又多了一層綠苔,平添了又一份可愛。

錯疊的喬木又長高了,不在意的又多了一份沉穩。

這座城市每一天都在給我一份新的驚喜。

走走停停竟然忘記了時間,不覺中已然到了午後,溫和的陽光鋪灑在這清瀝的柏油路上為這份鬧市中的幽靜暗添了幾分柔和。

而旁邊的青青嫩草地儼然成為一張剛剛梳妝過的綠地毯,一直延伸著,直至在視線的盡頭成為一條綠絲帶。

三兩只羽毛油亮的麻雀一蹦一跳的在草芥中覓食,就算有人走過也放肆的歪起腦袋和你對視一番。

若是你繼而再向它進一步,倒也羞澀的飛開去,真是些機靈的小家伙。

繼續走,醉人心脾的桂花淡香開始侵佔你的神經,不過只聞其香而不見其蹤。

更有一些根本叫不出名的野花從路邊的青石縫裏奮然綻出,全然忘卻了已是秋事。

四季常青的松柏照舊插著腰站成一溜排,似乎提醒著過客他們才是這裏的主人。

遠處的池塘裏往時盛放的荷花卻已敗逃,不知道躲在哪裏養精蓄銳著等待來年夏天再卷土重來。

一條條頑皮的爬山虎攀附在城牆的背上自娛自樂的玩鬧著,你爭我趕的在舉行著攀登比賽。

遠處路拐角處有一條雄壯的青石路,尋路而去就是紫金山腳。

走到跟前放眼向上望去,層層疊加的青石台階被淹沒在山間樹藤中。

拾級而上,迂回路轉卻總不見盡頭,偶爾會有一只蝴蝶翩翩起舞在你左右與你結伴而行,可不消片刻的功夫這家伙也累了駐足在一旁的樹枝上休憩。

不急不慢的揮動著一雙粉翅似乎是在為你搖旗吶喊。

真是只幸災樂禍的家伙。

氣喘籲籲的堅強邁動著顫顫巍巍的雙腿,總好像有一股力量把你向後推,弓起身軀拼命的抵抗,一步,又一步,再一步。

艱苦的鬥爭著,看來的確是自己蝸居都市已久,被這欺生的大自然肆意的作弄著。

上氣不接下氣的問同行的朋友到哪兒了,那上竄下跳的家伙用一副無所謂的語氣告知快了,再走幾步就是西馬腰了,那裏就是山腰了。

一片沉寂之後,把頭低的更深繼續挺進,停頓片刻突然玩命似的風馳電掣大步流星。

看到了,終於看到了那親切的平台,有石凳,有涼亭,有。

可是,腳再也邁不出半步,就剩下這最後的十來級的距離,可卻似乎是天涯海角的行程。

咬了咬牙一鼓作氣,像是終於趕上了末班車之後的懈怠。

什麼堅強,什麼毅力,什麼勇氣,一股腦的拋在九霄雲外,像一個戰場潰敗下來的逃兵,丟盔棄甲的又在慶幸劫後重生。

像是要報復這狡詐的大自然一樣拼命的大口呼吸著它散發出的空氣。

猛灌著猶如回魂湯般的水。

朋友在一旁煞有介事的問,在山腳下說好的山頂之約還繼續嗎。

報以一個白眼,我們,來日方長。

這座城市用它的山山水水哺育了我,用它的林林石石雕琢著我,我臣服於它的底蘊,我深愛著這片土地。

全站熱搜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