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孤注一擲。

把關係全部投入一邊;不要死死抱住「忠誠」這個神主牌,有時候不妨兩邊都沾一點。

一九九五年台北市長選舉,代表民進黨出擊的陳水扁揚棄該黨偏向單側的激進形象,以溫和中性定位,搭配快樂訴求及象徵族群融合的圖案,結果獲得選民正面回應,愉快坐上市長寶座。

一九九九年底總統大選,陳水扁更高舉「新中間路線」大旗,試圖包容分踞政治光譜兩側而互不相容的統派、獨派勢力,為台灣政治尋找新的出路。

這樣的主張顯然贏來不少認同,因為他最後力克強勁對手,寫下台灣政權更替的驚人紀錄。

「新中間路線」看來是有台灣市場的,但這並非特例,這套理論的的源頭-英國社會理論學家紀登斯(Anthony Giddens)超越傳統左右派的「第三條路」主張,不但為英國工黨贏得一九九七年大選,也在全球引發熱潮。





《兩邊押寶風險小》

「中間」與「第三」出線,顯然意味激情的選邊站正在褪色,朝中央靠攏才是主流。

這股氛圍,對市場最是敏感的企業,可是精確掌握並且迅速回應的。

看看這些年台灣的政治獻金動向即可知曉!

古早年代大企業何須抉擇,西瓜偎大邊,單向捐輸簡單明瞭。

如今「政治正確」可大大轉變了,中間一站,「左右逢源」才算睿智。

潮流居然走到這一步?

這個大轉彎不容小覷!





《「忠誠度」薄薄一片》

關於「左右逢源」的奧妙,前人並非懵昧不知,事實上運用的量不在少數,只不過人們總是低調施展,最好神不知鬼不覺。

理由何在?

形象不佳嘛!

想想看,傳統社會的美德是「從一而終」啦、「忠誠」啦,反正就是必須多選一或二擇一,居中搖擺被諷為牆頭草,標上負面的評價。

也不過十幾年前,我們仍在高喊「漢賊不兩立」,非黑及白的「二元論」依舊暢行社會,「左右逢源」當然只有縮在檯面下的份。

現在麼,迎風招展的是多元化,無論團體或個人,自由伸展的空間寬闊許多。

以工作為例,「終身僱用制」快要與恐龍畫上等號了,跳槽早已司空見慣,「專業能力」的考量遠勝過「忠誠度」,也就是現實面的市場需求重於精神面的操守,那麼左右放電又算什麼?





《他追隨十三位老闆》

馮道先生的例子或許最具經典性。坐於五代亂世的他,長久以來是「左右逢源」的負面典型,因為他老先生歷任後唐、後晉、後漢、後周四個朝廷的大官,總共侍奉了十三位國君。

人家忠臣不侍二君的,國亡或君死,臣子若非自刎陪葬就是退隱山林,哪像他不動聲色賴在宰相位子上!

不過,最近有人以現代管理學角度重新評價他:「馮道的定位是專業經理人」,如此一來,只要能力足夠,受到老闆賞識,留任當然有理。





《等距關係,左右放電》

「左右逢源」功的市場顯然已經開放,但要踏入之前,請先檢視基本要件。

我站在有利的戰略位置嗎?

想想東協的範例。原本經濟弱勢的東協六國,位居老經濟強國日本、美國,以及新經濟處女地中國大陸邊緣,當這三種勢力競逐亞洲影響力時,它遂成為拉攏的對象。

最近中國大陸與東協達成「十加一」共識,日相小泉立即出訪該地,爭取與各國簽署自由貿易協定。

這樣的時勢,東協自可左右放電、爭取利益。

我握有堅實籌碼嗎?

第五屆立法院龍頭之爭,無論國親配或國民配,居然都鎖定原院長王金平為合作對象,教人嘖嘖稱奇。

事實上從一九九六年「劉王配」陪劉松藩打民進黨、一九九九年「王饒配」成為主將打劉松藩,王金平步步高升的背後,絕對是以資歷與聲望為資本,到二○○二年,終致累積到高峰而成為泛藍泛綠敵對陣營爭搶的目標。

國外的實例,則有二次世界大戰之後高階納粹餘孽的紀錄,他們憑藉自身情報專業,不但交換到免制裁特權,還游走西方各國情報單位。

可見豐厚本錢絕對是「左右逢源」的基礎。

條件齊全,剩下的只是操作要領了。

其實不難,就是「保持距離」及「等距經營」。

職場叢林內,總不乏相互爭鬥的勢力,避免捲入派系、不要沾染鮮明色彩、不樹立敵人,是基本位置;接下來攻守皆宜,積極進取派以相等的距離與各方勢力交好,消極自保派維持這樣的低調則可置身風波外圈。

左右逢源,既可作為強者的的智謀,也可用作弱者的策略。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