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今天下著小雨,在車多的街頭,偶爾會開著車窗往外看去,看著騎著車穿著雨衣的機車騎士的無奈,交警的賣命,不知想起了七年前的我和你,我總是在坐在車上想起了你,也許是因為和你在一起的時侯,我們總是用開車會塞車的藉口來逃避我們的露天敞篷車的生活吧!

以前總愛抱怨,為什麼我們總是要騎著車呢,尤其遇到了下雨,暴躁的我總是不想出門,出了門還得用雨衣、雨褲包得緊緊的才肯出門,坐上車的後座還不願意把手伸出來,這樣的生活也過了五年了,也許在那時總是很討厭下雨,但現在卻愛上了下雨的街頭,因為這是一個可以想念你的時侯。

坐車真的很幸福吧?

當時真的這麼想的!

現在卻覺得坐車,反而造成某種疏離感了,想起以前總是貼著你的背後,雖然每次戴著大大的安全帽,要聽你說話很吃力,卻可以緊緊地抱著你,有時會因為煞車時我的帽子撞到你的帽子,發出很大的聲響,兩人都面對的笑了起來。

你不喜歡戴大大的安全帽,因為怕熱,而且重。

但我卻不能不戴,因為會頭痛!

因此你也總是為了我準備了大大的安全帽,但你說這樣親吻不方便,會堵到,所以每次接吻還得把安全帽的塑膠蓋子搬到上面,配合好角度才行,有時還會被堵到,臉上會留下一道紅紅的印子,一開始會不好意思的臉紅,但後來卻成為了我們特殊的安全帽草莓印。

不知道為什麼,每次想起來總是覺得才像是昨天發生的事,但卻已經離我好遠好遠了。

以前,你也很喜歡帶我出去玩,有時會去爬山,但我總嫌累而不想去,你卻不厭其煩的牽著我的手,一步一步的走下去,還一邊和我說著:「我們就這樣一起走完八十年吧!」

我依稀還記得在你大大的手掌裡,是那麼緊緊又深情地握著我,那時,我真的覺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我總愛在你面前任性,而你也總在我任性時裝一副無辜委屈的表情,讓我每次莫名其妙的發完脾氣後,都會很心虛的一直逗你,希望你別生氣。

而每次你的計謀都會得逞,因為你知道,我就是看不得別人在我面前委屈。

有一次,我覺得我們沒有辦法走下去了,也許累了,也許怕了,吵完架的我心如刀割般的痛,我看著你的背影,我不知道哪來的勇氣,我拿起刀子就往手上劃了下去,哽咽地說,我再也不要和你在一起了!

再也不要了!

你回頭看到滿是血的手,就一把把刀子搶了過去,但我卻還是很任性的要和你搶回來,你緊緊抓著刀子,就在一陣混亂之際,不知是哭得太厲害,我竟昏厥過去!

醒來的時侯我已躺在醫院,看到身旁的你滿臉淚痕,你焦急且哽咽地說著:「妳好傻!妳好傻!妳如果就這樣走了,我怎麼辦?我怎麼辦?妳就這樣昏過去了,我好擔心!刀子丟了就抱著妳來醫院了,我好怕!我怕失去妳!如果妳走了,我一定沒有辦法一個人活下去的。」

我看著失聲的你,因為搶刀子而滿是傷口的手,無法動彈的我,心好痛!好痛!

我竭力地發出聲音說:「對不起!對不起。」

從那次之後,我們像約好般再也不提這件事,但你總會在我睡著時緊緊地拿著我的手發呆,幾次看到你心痛得哭了時,我更是覺得,今生今世,我要當你今生今世唯一的新娘。

那天又是一個下雨的天氣,我們穿好了雨衣準備要出去,那天雨很大,視線很模糊,但你為了送我去考試,我們在大雨的路上飛奔,車子幾次的打滑,我也只好緊緊抱著你,一直看著錶的你,滿臉歉疚地說不會讓我錯失上政大的機會。

上山的路很彎,雨很大,我們的心裡都很急,所以速度也越來越快了,突然在一個大轉彎的路口,有一台沙石車越線超車,速度很快下,我還來不及有什麼反應的時侯,只聽到你大喊了一聲:「小心!」

車子迎面撞上,我只知道我在受了猛力撞擊的時侯飛了出去,之後我醒來已經在醫院了,全身像是撕裂般的痛,打上了石膏,我覺得頭很痛,媽媽說我已經昏迷了兩天,我問她你怎麼樣了?

我想去看看你!

她只是哭著說你沒事,叫我不要擔心,說醫生囑咐我不能下床,等我好一點再去看你,我也一直天真地以為你沒事。

過了一個禮拜,我的傷也較好了,我想去看你,但她怎麼也不讓我去,我開始不安地問她為什麼,她說不出來,果然,我尋遍了整個醫院也尋不到你,我焦急地打電話到你家,你母親在電話裡痛哭失聲,我開始覺得不安,覺得有點無法呼吸!

你母親的哭聲像是用鋸子拉扯著我的心,我不敢追問,突然,他爸爸把電話拿了過去,聲音非常低沉地說:「他已經死了。」

就是為了載妳去考試,才會騎快車,你們和車子迎面撞上的時侯,他和車子被捲進了車輪下,當場死亡了!

我沒有辦法接受般的逃出醫院,叫了計程車就奔到你家,果然,我看到了一個黃黃的靈堂,還有你們哀傷的全家,我傻住了!

眼淚像決堤般地不停留下!

我就像是行屍走肉般走到你的遺照前,我沒有辦法思考地跪在前面,放聲痛哭!

一切的回憶像海水般的湧上心,我心痛得沒有辦法呼吸!

像是快窒息般地號哭著,我拚命喊著:「我們要一起走完八十年的,你怎麼先走了?你怎麼先走了?我該怎麼辦?我該怎麼辦?」

就這樣,在所有人都悲痛欲絕的情況下,我們送了你最後一程。

我常常站在你的墓前哭泣,也常常在你墓前一坐就是一整天,我過了近三年這樣的生活,每天我都會到你墓前去看著你的相片,家人們很擔心我,卻都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我也常常回去看你爸媽,但你爸媽卻一點笑顏也沒有,我很對不起他們,我也很對不起你,但卻什麼也無法再回頭了。

我決定要打起精神的做人,因為我想你一定不願意看到這樣的我,到你墓前的日子從每天到一個月一次,並且每個禮拜都到你家裡去看你父母。

我想,你父母的痛也許無法減少,但我卻願意竭我所能的為他們做些什麼。

又下雨了,我坐在車上,往著你的墓園方向前進,又一年過了,依然是個下雨的天氣,我很想再看到你的笑容和你的面貌,我好想知道如果你真的還在,是不是看到我已經來了?

我穿著你最愛的那件水藍色洋裝,正要去看你,我要告訴你,我現在過得很好!

你呢?

你現在過得好不好?

我真的…真的很想念你!

全站熱搜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