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年她倒下的時候,窗外的黑幕正炸裂著炫目的煙花。

那本來是舉國歡騰的時刻。

就算不完全是如此,最少最少,那也是個放假而能夠鬆懈一個晚上、稍稍喘一口氣的日子。

可是她倒下了。

初冬的寒涼使她脆弱的血管禁不起一收一縮,她的聲音哽在喉嚨裡,心臟薄弱地掙扎。

她,痛苦嗎?

當她經歷那一切,她可曾看見那些畫面在早已不太能見物的眼前閃過?

被病痛纏身多年之後,忽然放手的肉身是不是也像煙火,像當年燃燒了青春之後衝上極高的、無人能傾訴的夜空,寂寞地綻放璀璨奪目的火光。

因為那是她選擇的愛情。

選擇了愛情而窒住了血管中的氧氣,她顫抖著、顫抖著。

被留下的我們是花火消逝後的墨黑色天空。

看過了那樣燦亮絢爛的景象,顯得我們那麼單薄、那麼空洞而清冷慘澹。

淚水可以沖刷掉多少的煙硝味?

好幾年過後的我們仍舊倚在窗邊,看著夜幕中迸裂的火藥完全燃燒。

只是再繁複再華美的圖案,都遠不及那年,映在她瞳眸裡的最後一朵煙花。

全站熱搜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