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使,彷彿就是聖潔的代名詞。

她高貴、神聖、不食人間煙火。

可她真的會墮落嗎?

我茫然,一種前所未有的迷惘,甚至有點不知所云。

當習慣了崇拜與夢想伴隨著天使飛翔時,覺得她是那麼偉大,更或許是把自己蛻變的渺小。

這可能永遠解釋不清。

當一個情竇初開的小男生被這種魅力吸引時,他有的是一種尊重,和沒有盡頭的嚮往,有時他會憧憬美好的將來,可心裡很清楚那不過如白日夢般的荒誕,終於天使離開了,他只有苦苦的等待,默默的守望。

期待再一次美麗的邂逅,哪怕只是淡淡的一次回眸,可對於他來說這是多麼的奢侈,但又那麼純潔,或許只是真情實感的流露。

一個晴朗的夏天,天使真的回來了。

他不敢靠近,只是遠遠的注視,渴望著一個眼神,享受著無法觸碰的快樂。

他發現天使的外表更美麗了,心中卻有些許莫名的遺憾,他極力克制,不想讓壞的感覺來敢受神聖的天使,但樹欲靜風真的不止,遺憾最終化為了一份惋惜,為什麼?

他一遍遍痛苦的追問自己,此時,心中傳來了一個厚重的聲音「天使墮落了」,「不可能」他的靈魂在嘶叫,他努力掩耳,但印在了腦海。

他安慰自己,「或許天使只是不小心」,可現實依然那麼殘忍,天使終究放逐了自己。

小男孩多麼想再次看見潔白的翅膀、還有那華麗的飛翔。

可她真的飛不起來了,不能繼續詮釋聖潔,只能折下翅膀,在人間冷冷的張望,期待著一個個神奇的出現,但只有聲聲的歎息。

小男孩在遠處哭了。

又是一個燦爛的夏天,此時人們早已習慣了路邊有個天使,雖然在人們眼中她早已不在是天使,但她身上依然散發著點點光芒。

這天格外的暖和,溫暖的讓每個人都想庸懶得躺下來曬太陽,熏衣草中的天使也脫去了聖潔的外衣,頓時人們臉上佈滿了驚愕,因為他們看到了她滿身的傷痕,原來華麗的偽裝已經傷害了她的身體,可她為什麼這樣,或許只有她自己知道。

旁人都像有禮貌的紳士,不敢多問,只是木訥的立著。

面對冰冷的目光,天使依然露出了笑容,但有人知道她的心比肉體的傷痛更疼。

此時,從人群中擠出了一個乞丐,為她擦拭傷口,她接受了,紫色的眼睛中似乎露出了久違的幸福,但有人認為是痛苦太久之後,勉強接受的慰藉。

那人是個男生,其實就是那小男孩,如果說他從前是麻雀,現在雖談不上為一隻雄鷹,但至少稱得上矯健的燕子,他有點後悔當初的懦弱,因為當天使不能飛時,他多麼希望給她幫助,多麼希望為她撫平傷口的是自己,但他所謂的理智佔據了上風,一點點老去了時間。

如今清醒的他明白了許多,學會了許多,懂得現在什麼都晚了,心中有種莫名的感覺。

他走了,離她越來越遠,但時不時總會回頭看看天使,還有那一個個乞丐。

口中不禁自語:「你是天使我是誰,我只是一個凡人,一隻燕子。」

每當乞丐為天使擦拭傷口時,她總能隱約聽到燕子的呢喃,漸聽漸遠,好似一句句真心的祝福。

第一次動心,永遠忘不了,哪怕只是在她旁邊隱藏,真的想,寧肯過錯,也不要錯過,付出任何代價都值得,因為無論任何時候,在你心裡她依舊那麼完美!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藍色憂鬱 的頭像
藍色憂鬱

夢想天空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