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哈密瓜的時候,我對孩子提起童年時代如何抓金龜子的事。

我們把吃剩的果皮拿到樹林或稻田,或甚至放在庭院的角落,到黃昏的時刻,就會有許多不知從何處趕來,閃著綠光、黃光和藍光的金龜子,它們密密麻麻緊緊吸在果皮上,我們常常一口氣就抓到幾十只金龜子。

然後,我們在金龜子的身上畫了記號,帶到更遠的地方去放飛,看著閃著光芒的金龜子在空中逸去。

第二天,往往會發現一些昨日做了記號的金龜子飛回來,停在果皮上。

「我童年的時候就很疑惑,金龜子是如何在遙遠廣大的田園辨味,穿過樹林而飛回的呢?」我對孩子說。

孩子眼睛一亮,說:「爸爸,我們為什麼不在陽台上放一些果皮,來吸引金龜子呢?」

「這怎麼可能,這裡是城市,我們的陽台又在十五樓,金龜子住在林間,怎麼可能飛來呢?」我說。

「試試看嘛!試試看嘛!」孩子央求著。

好!

我們就把正在吃的哈密瓜連皮留下來,放在十五樓陽台的花盆樹下。

第二天早上起床的時候,發現有四只金龜子正忘情地吮吸著哈密瓜的果皮,兩只是黃金色,兩只是綠金色。

孩子和我都驚訝極了,這些金龜子是如何從山林飛過廣大的城市,找到陽台的這一只哈密瓜呢?

它們是具備了什麼樣的能量呢?

我想到,在一些微小的眾生之中,其實也隱藏著更廣大、更深刻、更細膩的心,只是我們看不見罷了。

我們把那四只金龜子作了記號,帶到別處去放飛,但是金龜子再也沒有飛回來。

我們好幾次把果皮放在陽台,總有各式各樣的金龜子從四面八方飛來,可是那畫了彩色筆記號的金龜子再也未曾回來過。

孩子非常失望。

我安慰孩子說:「城市到底不是樹林,城市不是金龜子的家呀!」

說的時候,我感覺這句話是對自己說的,而那作了記號的金龜子,是從故鄉的記憶中飛來,又帶著我的鄉愁,飛向不知名的所在!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