兒子小時候,每次吵鬧,我就拿起電話筒撥一一七給他聽,一一七是報時台,會不斷播報時間,每十秒一次。

兒子的好奇心很強,一聽報時台就停止哭鬧了。

很久以後,有一次他聽報時台,滿臉疑惑地問我:「為什麼電話裡的鳥都飛來飛去,有時候多一只鳥,有時候少一只鳥?」

我把電話拿來聽,話筒裡播著:「下面音響十一點五分五十秒……下面音響十一點六分零秒……」

原來,兒子把「秒」聽成「鳥」,「十一點五分五只烏,十一點六分零鳥」,這不是非常奇怪嗎?

我正思索的時候,兒子把話筒搶走,說:「爸,你聽那麼久,一只鳥又飛走了!」

我每次想到時間寶貴,就會想起這件往事,生命裡的每一秒都是一只寶貴的鳥,它不斷地張開翅膀飛去,彷彿天上的鷺鷥成行。

最悲哀的是,每一只鳥都不屬於我,每一只鳥都留不下來。

全站熱搜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