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孩子寫「愛」字,孩子為了那複雜的筆畫而頭痛。

我說:「很簡單呀!愛就是一個『心』加一個『受』,當我們把心放在感受中間就是愛了。」

「反過來說,那個『恨』字,就是心裡有一道傷痕。」

孩子終於學會了寫「愛」字。

孩子睡了以後,我坐在書房裡,想到心與感受如何來造就一個愛,應該就是「樂受的心」吧!

一個人如果能「歡喜受,甘願做」,到處都會有愛的心。

在順境裡能樂受,那是普通的愛;在逆境的時候還能樂受,才是真正深沉的愛。

有了真正深沉地愛,才能像蜂蜜一樣,中邊皆甜,從最廣大到最細膩都能歡喜的愛,不留一點污染、執著與怨恨。

全站熱搜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