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見操場上有一群小朋友在議論紛紛,我好奇地圍過去看。

原來是,有一位小朋友家裡鐵寵捕到一只老鼠,邀集同伴到操場舉行殺鼠大典,準備在老鼠身上潑灑汽油、點火,然後拉開籠門,看點了火的老鼠可以跑多遠。

我對小朋友說:「這樣太殘忍了,想一想如果是你們被點了火,在操場上跑,是多麼的痛呀!」

小朋友沒想到突然冒出個陌生人,又勸上他們燒老鼠,氣氛因僵化而沉默著。

捕到老鼠的小朋友說:「可是,可是老鼠是害蟲呀!偷吃我們家的東西。」

我說:「照你這麼說,做小偷的人不也該放火燒了?任何人,不管好人、壞人都有父母,在父母眼中都很可愛,老鼠在父母眼中可能是可愛的孩子呢!」

另一位小朋友說:「如果我們不殺害蟲,害蟲就會愈來愈多,到時候就會被害蟲侵占了。」

我對孩子說,這世界上每天有幾千萬人在殺害蟲,譬如噴滅蚊和殺蟑的藥,但蚊子和蟑螂從來沒有減少,這世界上有很多人在保護野生動物,野生動物也沒有增加。

何況,什麼是害蟲呢?

從前的人看山中的兇禽猛獸都是害蟲,老鷹、獅子、老虎、豹子、野狼、狐狸哪一種不是害蟲呢?

「不管好的動物或不好的動物都有在地球生存的權利,不管好或不好的動物都有父母和兒女,所以我們不應該隨便殺害動物。」

小朋友更沉默了。

「擁有」那只老鼠的小朋友說:「不然,我們不要放火燒它好了,我們給它一點懲罰,罰它到垃圾山去吃垃圾。」

小朋友全歡呼起來,呼嘯而去。

我看著小朋友的背影,以及還留在草地上的汽油油漬,想到我們大人有責任開啟孩子的仁愛之念,不應該殘忍地對待別的眾生。

真正的仁愛不是對好眾生的慈愛,而是對惡眾生的悲憫——何況眾生有什麼好惡的分別呢?

曾經有一位淨土宗的祖師說:「西方淨土0是為惡人而設教的。」

有人問他為什麼不是為善人而設,而是為惡人而設。

他說:「善人所處的地方就是淨土,還需要什麼淨土?何況惡人十念阿彌陀佛就可以去淨土,善人更不用說了。」

我們在幼年時代,都曾因為無知,到樹上捕捉小鳥、在田間灌蟋蟀、在河裡濫捕魚蝦,我們的無知代代相傳,我們的長輩把工業的黑煙噴上天空、污染的廢水灌人河流、以過度的農藥灑在田間。

不要說動物,有許多人甚至忘記別的孩子也有父母。

我們要救的不是偶然被抓住的老鼠,我們要救的是孩子的心,在一個社會裡,如果孩子不能普遍有仁愛的心,受害的將不只是老鼠呀!

全站熱搜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