搭朋友的便車,去看另一個朋友,車子先走敦化南路,轉南京東路,再轉中山北路。

我正注視窗外流過的人、車、樹木,開車的朋友突然指著窗外的大樓說:「你看這些人多麼有錢,有很多大樓是屬於同一個財團,甚至是同一個人的。」言下頗有羨慕之意。

「那有什麼好呢?背了愈多的財富,放下就更難呀!」我說。

我們看到這個社會上擁有百億資產,七十歲以上的人,還有很多人每天煩惱去何處開工廠;清晨就要趕去早餐會報;中午要看股票行情;連在路邊散個步、吃一碗蚜仔面線也不可得呀!

「像我們沒有財富的背累,又沒有權勢要爭奪,也不必拚命去博取名望,想和朋友喝茶就可以出發才是最幸福的。」我一說,朋友露出了笑容。

我告訴朋友,我在年紀尚小的時候,常在田間幫忙農作,要扛著稻穀或挑著香蕉在田埂行走,大人的教導裡,最重要的一項是放下和提起同等重要,扛起時沒有順勢而為,就會「煞到中氣」,放下時沒有順勢而為就會「閃到腰子」,都是非常嚴重的。

你看!

冬日難得的晴天,放下對財富、權勢、名聲的營謀,去喝今年難得的冬茶,真是感到幸福。

或者,有百億資產者也有我們不知的幸福,我們用不著知道,只要我們深知放下的幸福也就好了。

全站熱搜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