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一個皮包用了二十年,每次我向年輕人說起,他們都張著難以相信的眼神看我的皮包。

對現在的年輕人來說,二十年實在太長了,幾乎沒有東西能用二十年,甚至連世上極珍貴的友誼、愛情。對生命的向往,也沒有人能維持二十年了。

其實,在我們的父母那一輩,一件東西用二十年是很平常的,巾婚二十年是很平常的,有相交二十年的朋友也是平常的,甚至一件衣服穿二十年也是平常的……只可惜現代社會都反常了,才把那些平常的事看成奇特。

在我的衣櫃裡,還有一件父親生前送我的毛衣,這毛衣已經穿了五十年,更可貴的是,這毛衣乃是我母親新婚不久親手織給父親的。

這世界雖然浮華短暫,但只要我們願意堅持一些更恆久的價值,就會發現還是有許多事物愈久愈醇、愈陳愈香。

可惜的是,生命裡恆久香醇的滋味,很少人願意去品嚐了。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