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曾在美國國家地理雜誌看過一張照片:故宮博物院的翠玉白菜放在庭院中一大堆白菜裡面,院子裡的陽光燦爛,光線投照在白菜上,只有翠玉白菜反射著耀眼的光芒。

翠玉白菜是一大堆白菜裡體積最小的,但最珍貴、最耀目,是故宮的鎮山之寶。

那一幅照片印在我的心版上,經過十幾年了,還未曾稍忘。

翠玉白菜確實是那樣輕薄短小,往往出乎第一次看見的人的意料,大約只有合著的一巴掌那麼大,與一般的白菜大小不能相比。

後來,我發現故宮的許多「重寶」,都是很「輕巧」的,最好的玉器,瓷器,茶具也往往不是頂大的。

當然,大的物件也有精品,但最精純的常常是小的。

其實,我們評斷一件東西,最好不要看它的大小,而要看它的精純,它的品質好壞。

看人也是一樣,官大、財太、權大、名大的,小人也是很多的。

藝術特別是這樣,好畫不一定要巨大,好音樂不一定要長,好文章也不一定要很長。

能把小東西做好的,才能把大東西做好;能照顧小節的人,才會有大的威儀。

這是為什麼《佛經》裡說道,大到須彌山的虛無和小到微塵的芥菜種子應同等看待,「芥子容須彌,毛孔收剎海」,那是因為最大的正好是最小的累積,而最小的正好是最大的元素。

相傳龍樹菩薩曾在南天竺以白芥子七粒擊開南天鐵塔,取得《大日經》,這和西方童話的「芝麻開門」是多麼相像呀!

所以,(維摩潔經)說到一個人如果能徹悟體驗「見須彌入芥子中」,那個人就已經住於不可思議的解脫法門。

那時就超越了大小、高低、迷悟、生佛的差別見解;進人「大小無疑」的華嚴境界。

由於「大如須彌」是難以想像和掌握的,因此我總想,一個人如果要把生活過好,應該從手裡的芥子開始。

我喜歡小巧的藝術品,從中就可以看出創作者偉大的心靈。

我喜歡細膩的生活態度,覺得一個人應該從平凡的生活去體會生命更深的意義。

當然,我也喜歡雄偉、厚重、氣勢磅礡的人或作品,只是那樣的人難得,那樣的作品難遇,許多自認為偉大的人,自認為厚重的作品,只是放言空論罷了。

當我們回到生活的原點,還原到素樸之地的生活,無非是「輕羅小扇撲流螢」,無非是「薄薄酒,勝茶湯,粗粗衣,勝無裳」,或者是「短笛無腔信口吹」,或者是「小樓昨夜聽春雨」。

生命就是由輕薄短小的歷程所組成的,所謂命光不空過,也正是去體驗那小小歷程中深刻的意義,體驗、體驗、再體驗,更深入的體驗,這是到彼岸的智慧之路,(揭諦、揭諦,波羅揭諦,波羅僧揭諦,菩提薩婆河。)

在許許多多的白菜中,去找到那棵翠玉白菜。

翠玉白菜那麼輕薄短小出乎我們的意料,它的精巧珍貴卻是我們熟知的。

走向知慧的路,是許多人都在追逐一車車白菜的時候,我們一眼就看見了翠玉白菜,除了它原來就那麼耀目,也是因為我們的慧眼。

全站熱搜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