朋友帶我沿著恆春的海岸線,去看今年的瓊麻開花。

清晨的海風與水氣,使我們感到十分清涼,這初秋的早晨如此靜謐美好,光是在海岸散步就夠幸福了,不一定要去看瓊麻開花。

沿路,我和朋友都沉默著,享受這難得的海岸步行。

我想起昨夜在朋友家,他曾試圖形容瓊麻開花的情景:像幾千株鐵樹上都開了月桃花、像放大了一百倍的鈴襠花,像插在海邊的萬國旗……朋友說了半天,懊惱地說:「我無法說清楚,你明天看就知道了。」

遠遠的,我們就看見成排的瓊麻花了,瓊麻樹叢堅硬利落,真的像鐵樹一樣,瓊麻花從樹叢中孤挺而出,拔高數尺,那麼自負自信的樣子。

瓊麻花形確實有些像月桃花,只是比月桃花巨大、潔白和奔放,這時我想到朋友說的「幾千株鐵樹上都開了月桃花」也是十分貼切的,但那種輝煌繁盛的開花景象,沒有親見是難以體會的。

朋友說:「我昨天在形容的時候,你一直笑,好吧!現在你站在瓊麻花前面了,你形容給我聽!」

我說:「看到瓊麻開花,使我想起禪宗的一個句子:『珊瑚枝枝撐著月』,好像海裡的珊瑚一夜之間都爬到沙灘上,而月亮化成千萬個化身,落在珊瑚的頂上。」

「或者也可以說把千萬盞路燈全搬到海岸線來!或者……呀!我無法說清楚,你看不就知道了嗎?」

我學著朋友的語氣說話,他聽了哈哈大笑。

當我們從海岸回來,「心裡就像被瓊麻花撐開了,深深留著那美麗的畫面。

抬起頭來,看見國慶鳥灰面鷲在極高極遠的天空盤旋,那麼威嚴、那麼靜定,我深信那威嚴與靜定是飛越千萬裡江海山林而形成的,只是我要如何形容,才能讓人看見灰面鷲滿天飛翔的美呢?

唉!

這世界最美的部分,只能以感受得知,語言是很無力的。

全站熱搜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