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天在安寧病房,為了益伯要出院到廣西桂林的老家,安寧的梅醫師、護士、義工媽媽,和社工們、李牧師,還有益伯的好友們,全都聚在一起歡送他。

當會場都佈置好了,益伯才從病房過來,護士見著他,幾位都挨在他身邊,在歡送會還沒開始之前和他聊了起來,益伯被護士們逗笑了,削瘦的雙頰被揚起的嘴角撩出了幾道皺紋。

這一刻,我全身的觸覺細胞彷彿全被驚動,因為益伯瘦小的身軀,對我來說,是怯於接觸的,安寧的護士們卻親密的陪他談天,幫他撥去肩上的頭皮屑,為他擦去感動的淚。

你相信嗎?

在醫院參與行政工作有五年了,偶爾在診間、病房看到因疾病纏身而身體削瘦的患者,眼睛常常不忍多看他們一眼,更不敢伸手觸摸他們,因為深怕一旦和他們的眼神交會,或是接觸到他們瘦小的身軀,心裡的脆弱就會顯露出來。

雖然歡送會已經結束,益伯也搭機回鄉,完成他人生最後的心願,但我腦海裡還是懸著一個疑問:是什麼讓年紀輕輕的護士們,接觸那瘦小的軀體和漂盪的靈不會軟弱?

是護理的本質嗎?

耶穌說:「作在最弱小的身上,就是作在我身上。」

我想,如果我們都在門諾學到了耶穌完全愛人的秘方,那任何一個孱弱的身軀,都可以在這裡得到最滿足的關愛。

全站熱搜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