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陽明山泡完溫泉下山,立刻進人那在假日永遠如腸胃炎的仰德大道,隨著車陣逸通前進。

朋友的孩子建議我們走「秘密通道」,可能比較不會塞車。

秘密通道是轉出仰德大道,進人一條林間完全無燈的小路。

當我們的車子繞著文化大學正要下山的時候,看到台北的萬盞華燈亮燦燦的,蔚成一片燈海,寬闊、輝煌、溫暖,令人的心裡也好像被點燈,亮滋滋的。

我每天站在家裡的十五樓陽台看臺北夜景,雖可以感覺夜景之美,卻沒想到台北的夜景美到這種境界。

當場就建議朋友下車,專心的來看夜景。

站在臨山的邊緣看夜景,使人有張開雙臂歡呼的衝動。

我對朋友說,我曾經看過許多以夜景聞名的都市,像紐約、東京、巴黎、倫敦、羅馬、香港等,「我們台北現在一點也不遜色呀」!

覺得台北的夜景美麗,除了真是美以外,也有一點感情與鄉土的因素。

你看,這是我們一點一滴建立起來的城市呢!帶孩子來看夜景也可以無愧了。

看到那些輝煌的燈火,想到一盞燈裡面就有一戶人家,就會感覺生命真的如是渺小,因於這種渺小,使我有一種謙卑之念;但也因為站在那渺小之外的山頂,使我生起一種豪情。

這也是我喜歡看夜景的複雜情愫。

一起站在山頂看夜景的情侶,情不自禁的緊緊相擁,像要一起融化於夜色中。

是呀,在那廣邈的夜景裡,在那無數的燈光裡,與相約而再來的人相遇,是在邈絕無情的飄遊裡,多麼稀有殊勝難得的因緣!

正如兩只螢火蟲在夜色相會,互相點著燈籠。

於是,在微茫與冷涼的夜色裡,以台北的夜景作證,緊緊相擁,渴望日後也可以在千盞萬盞裡,點亮自己的一盞燈火。

我們繼續在無燈的森林小路穿行,心裡一片光明,因為我們即使渺若螢火,也自有夜景的航道。

有航道的人,再渺小也不會迷途。

全站熱搜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