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不知不覺間就參加了早覺會。

在住家附近有台北的四獸山,近幾個月時常清晨去攀爬,認識一些早覺會的人,他們說:「林先生這麼早起,也算是我們早覺會的人了。」

我就這樣參加了早覺會。

像我這樣的年紀參加早覺會是有一點尷尬,因為「早覺會」的成員大多數是老人和婦女,不是早已退休,就是在家中無事,才有時間把一天最好的時光花在山上。

我既不老不少,又是個忙人,在「早覺會」中是個異數。

不知道「早覺」這兩個字是怎麼來的,意思可能是「早睡早醒」的人。

那麼,是不是所有早睡早醒的人都可以說是「早覺」呢?

在我們這個社會,有很多人早睡早起,但是他們是為了謀求更大的權力、獨攬更大的利益、追求更大的名聲,他們雖然也早睡早起,但睡覺時千般計較,醒來時百般需索,這種人,算不算是「早覺」呢?

早覺,應該不只是早睡早起。

早覺,應該是「及早覺悟」。

由於看清了權位名利終必成空,及早開啟自已的性靈之門,這是早覺。

知道了人生的追求到最後只是一場游戲一場夢,及早去探索自己的神明之鑰,這是早覺。

體會了現在乃是生命惟一可掌握的時刻,進入一種清明歡喜的境界,這也是早覺。

因此,早覺不只是早睡早起這麼簡單的事,早覺是放下、拾得、無所牽絆的大丈夫事。

有時起得更早,唱著許多年未唱的歌,內心就隨著早晨的微風與鳥鳴飛揚起來。

感覺那些早覺的人,個個像赤子一樣。

俯望著台北東區過分擁擠的樓房,我就祈願:希望這城市多一些早覺的人呀!

全站熱搜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