昔時鄉間有一種專門挑水肥的人,他們每隔一星期會來家裡「擔肥」,也就是把糞坑的屎尿挑到田野去施肥,因此我們常會和他們在田間小路不期而遇。

小孩子貪甜惡鹹,喜香怨臭,很討厭水肥的味道,我們只要看見挑水肥的人走近,就捏著鼻子往反方向逃走,跑很遠了才敢大口呼吸。

有的挑水肥的人喜歡捉弄孩子,遠遠地就說:「香的來了,要聞香的孩子緊來喔!」

那語調好像他就要挖一塊分給人聞香一樣。

有一次,我與爸爸同行,不巧遇到挑水肥的人,我不敢跑開,只好捏著鼻子把頭別到一邊去,好不容易熬到水肥的味道錯身而過。

爸爸立刻叫我立正站好——每次他有什麼嚴重的教訓總是叫我們立正站好——然後他嚴肅地問我:「為什麼遇到擔肥的人捏登子轉頭?」

「因為真的很臭嘛!」我委屈地說。

「他們挑肥的人難道不會臭嗎?」

我說:「大概會吧!」

爸爸說:「他們忍著臭,幫我們把水肥倒在田裡,我們應該感謝他們呀!知不知道?」

我點頭說:「知道。」

爸爸忽然以一種十分感性的語調說:「這擔肥的人,在家裡也是人的兒子,也是他兒子的爸爸,我們應該尊重人、疼惜人,以後你在田裡遇見他們,不可以把頭轉開,不可以捏鼻子,知道嗎?」

「可是真的很臭呀!」

爸爸說:「你可以深呼吸、憋住氣,等他們走過再呼吸呀!」

後來,我每次遇到擔肥的人,總是深呼吸、憋住氣,想到他們也是人於,也是人父,就感覺那樣的憋氣使我有一種莊嚴之感。

我後來肺活量大,可能與那深呼吸和憋氣有關。

現在,父親雖然過世了,但他那一天對我說話的情景還歷歷在目,講完話,我們一起在夕陽下的田園漫步回家,田園流動著金黃色的光到如今還照耀著我。

這世間的每一個眾生,彼是人子,亦是人父,應善待之!

全站熱搜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