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我發生這一段外遇時,結婚已九年了。

有一天,我在辦公室收到一封「愛慕」我的信,它是用郵寄的方式,但沒有註明回信地址。

這女子說她幾乎每天都看見我,並且愛上了我。

她認為我很有吸引力,尤其特別喜歡我對別人的體貼,為別人著想的個性。

她最後這部分是說對了,我的確是很善體人意,溫文儒雅。

有一段時間,我幾乎每星期就會收到她的信一次。

有時候,她會寄一些詩之類的東西來。

老實說,我還真有點喜歡她這種寫信的方式,而且很放心,因為她似乎並沒有要求我付出任何東西。

她從不要求和我碰面,也從不要求我必須回信給她。

這些信件開始慢慢的影響了我。

當我從鏡子中看到自己長得不夠英俊挺拔,就開始上健身房;我又去買了幾件新衣,這些都是我一向不會做的事。

她注意到了。

她在信中告訴我,我看起來比以前健康,而且她也很喜歡我的新造型。

她甚至送了我一條很棒的領帶。

不幸的事是我已開始覺得有罪惡感。

我很愛我的太太,即使在結婚了九年之後,我們的婚姻仍維持得很好。

雖然如大部分的男人一般,我也曾經「想」過,但卻不曾迷惑過。

所以,當我那位仰慕者開始寄一些具挑逗性的信件來之後,真的給我很大的困擾。

雖然寄來的並不是什麼污穢的,或春宮圖之類的東西,只是一些小故事或男女擁吻的圖片,即使我非常喜歡,還是無法抑制心中的罪惡感。

因為我開始無時無刻不在注意、找尋這個女人了。

又是幾個月過去了。

有一天,我收到她寄來的一本書「給情慾伴侶的情慾之愛」。

書裡面都是一對對男女在各處(除了床上之外)做愛的圖片,如在桌上、在熱熱的澡盆裡,用油、香水和樺枝互相揉搓著、吮吸著、舔著,及愛撫著。

這簡直令我發狂。

她信上說,她是如何的想和我一起做這些事。

我承認我也很想和她做這些事。

嗯,現在我的體格已鍛鍊得不錯了,穿著也有品味了,開始渴望愛與性。

一天,一束很大的黃玫瑰被送到我的辦公室來。

上面附著一張條子,寫著她決定要把握機會和我見個面,要求我在當天下午到附近一間酒店大廳去見她。

她會拿著一朵黃玫瑰,坐在大廳等我。

我亂了分寸。

我不能去,但我想去,而且我應該要去。

我想我可以躲起來先觀察她。

我到了那間酒店,直接朝側門走去,走上樓梯,來到那可以俯瞰整個大廳的中庭陽台上。

她就坐在那裡。

穿著美麗的套裝。

拿著一朵黃玫瑰。

獨自坐在大廳中央的一張沙發上。

她是我的太太。

今天是我們十週年結婚紀念日。

全站熱搜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