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在神經科學的研究報告上,我們看到一個很有啟發性的現象--即先天的一絲差異卻會造成後天巨大的不同。

例如,當大腦最初在發展分化時,皮質上如果有一個區域比別的區域早一點成熟,這一丁點的優勢就使得它比較有能力去處理感覺管道(如視覺、聽覺)送進來的訊息。

因為處理有了經驗,以後這類訊息就歸它處理,久了以後,自然而然就成了處理這類訊息的專家,這塊皮質就成了大腦專司這個功能的區域了,這是大腦區域功能化的由來。

這個開始時些微的優勢,竟能造成最後皮質功能上的截然不同。

有人認為,有發展失常症的孩子是在大腦發育的初期,與正常人有一點點的不同,這些微的差異,造成了以後行為上的認知與落後。

他們說胎兒發展初期的偏離正常軌道,就好像從山坡上往河谷滾一個球,一旦偏離軌道之後,所經過的每一個十字路口都會造成這個孩子的路跟別人的路更不相同,所以當他最後到達終點時,很可能跟別人在外形上都不一樣了。

想不到在大腦的發展上,竟讓我看到了中國成語所謂的「失之毫釐,差之千里」的現象,誰說大腦不是一個縮小的大千世界?

前幾天報載,兩個小學時坐在一起,功課不相上下的同班同學,就因聯考時,相差一分,一個上榜繼續去唸書,一個落榜離家去做學徒,四十年後,一個是旅美學人,回國講學,一個是裝潢師傅,耳朵因職業噪音而重聽了。

這兩個人在發展開始時是很像的,但是這小小的一分造成了兩人一生的分水嶺,從此分道揚鑣,人生的境遇完全不同。

生物界更是充滿這些例子,我們跟泥土中線蟲的DNA有75%相似,很多人不相信我們跟比針頭還要小的線蟲竟然會只有25的差異。

假如你能了解開始時一點點差異可以造成截然不同結果的話,你就不會驚奇一腳可以踩死幾千百萬個的線蟲,竟然是我們的遠房表親了。

我們跟黑猩猩只有百分之一的DNA不同,但是我們上了月球,他們還住在樹上。

在科學的競爭上,如果錯過了一個時機,對手之間的差異就會立刻拉大,因為「前進」會開創新的契機,新契機會帶來新的決策,新的決策會進入新的道路、新的境界。

當別人都在前進時,原地踏步就是落後。

這個看似一點點的延緩,會造成如此大的差異,當別人都在飛奔時,你還渾然未覺?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藍色憂鬱 的頭像
藍色憂鬱

夢想天空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