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是一個秋後的下午,雪珍懷著一顆依依不捨的心情,結束探視在金門服役男友之行,即將搭船返台。

第一次「乘風破浪」地到達金門,讓雪珍看到戰地的堅強堡壘,也看到了半年未見的男友──他,變結實了,皮膚黝黑,也顯得精神飽滿、神采奕奕。

如今,三天過去了,雪珍站在碼頭上,等候船艦,也回想與男友在金門風景區留下的美好時光。

「姊姊,幫我買一束花好不好?一束一百五十元!」一位七、八歲的小女孩跑過來,向雪珍兜售鮮花。

雪珍看了一下,是盛開的玫瑰花,約有十朵,蠻漂亮的;但是,雪珍心想,都要離開金門了,男朋友都已見過,沒必要買花了,所以就向小女孩微笑,並搖搖頭,碼頭上,還有其他阿兵哥、居民、和從台灣來探視服役子弟的旅客,都一直在等候上船。

還好,秋高氣爽,天氣不太冷。

過一會兒,小女孩又走了過來,向雪珍說:「姊姊,幫我買一束花嘛,好不好?一束一百元就好,這花很香、很漂亮哦!」

雪珍依然回給小女孩一個微笑、搖搖頭。

小女孩失望、無奈地離開,繼續向其他乘客兜售花束過一會兒,小女孩又跑了過來,幾乎有點乞求地說:「姊姊,幫我買一束花好不好,一束五十元就好、五十元就好!」

雪珍心想,實在不需要花了,都要回台灣了,買花做什麼?

所以,雪珍仍然對小女孩微笑、搖搖頭。

不久,乘客終於可以登船了,雪珍和大家一樣,陸續上船;為了再有「乘風破浪」的感覺,雪珍站到甲板上,希望能看到金門島慢慢遠去。

可是,雪珍的心情郤十分複雜──即想趕快回到台灣,郤又拾不得離開服役的男友;這一別,可能又是幾個月不能相見了。

此時,船已經發動,有些搖晃、站不太穩;當雪珍看著在碼頭上抱一束花的小女孩時,只見小女孩大聲地說:「姊姊,我把花送給妳!」

隨後,小女孩就把一束玫瑰花,用力丟了過來。

這時候,雪珍愣住了,她接住小女孩丟過來的一束花,驚訝地說:「妳為什麼要把花送給我呢?妳還可以把花賣給其他人啊?」

小女孩站在碼頭上說:「姊姊,你們這艘船回台灣後,下一艘船再到我們金門來,不曉得是幾個禮拜以後的事了,我的花都凋謝了!沒關係,我把花送給妳,祝姊姊一路順風、一路平安!」

小女孩一邊說,一邊露出可愛的笑容,向站在甲板上的雪珍揮揮手!

雪珍把著玫瑰花,一時不知所措,她甚至有一股衝動,想把身上所有的錢都掏出來,丟給站在碼頭上可愛的小女孩!

可是,船已經緩緩駛離碼頭,眼前看見的,是一個小女孩的「真摯笑容」和「揮手祝福」,但是,她──卻越行越遠!

雪珍的眼眶模糊了,濕紅了!

她在想,恐怕這一輩子,再也沒有機會看見那天真可愛的小女孩了,但是,她卻憑白無故地接受小女孩真心送給她的一束玫瑰花!

而她自己,卻是那麼吝嗇於「給對方一個幫助」、一個買花的小小幫助!

溝通心理學中提及「交換理論」(exchangetheory),意即人際關係是「相互交換」、「互惠」、「互饋」的;人們都希望別人給予自己一些「幫助」,而這幫助有時是金錢的、物質的,有時是動作的,或是言語的、說話的。

所以,在我們獲得別人給予「正面幫助」和「正面酬賞」後,我們也會給對方相互的「正面回饋」,來增雙方的情誼。

靜心一得,不可諱言地,人都有「自利價值觀」,上述故事中,雪珍不願向小女孩買花,因為她已不需要;但後來小女孩竟把花送給她,使她心生「虧欠」和「自責」,因船已離去,她恐怕無法「償還」小女孩的好意。

一個「EQ高手」,除了有利己」的想法外,也應多學習「利他行為」(altruism),不會因吝嗇於主動幫助他,而使自己變成後悔不已的「虧欠者」。

看完以上小故事之後,不知你有什麼感想?

物質的價值不是在於金錢的多寡,而是否擁有與珍惜!





愛不是佔有。

愛,是可以昇華成友情及親情的。

失去愛不可怕,失去愛後站不起來才可怕。

人的快樂是自己給的!

人的幸福是自己爭取的!

把握即是擁有,好好把握你身邊所擁有的一切。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