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校長,有一個好處,到別的大學去訪問,總會受到很好的接待。

我最喜歡去的是一所英國大學,校長學的是精密機械,但好像極有修養,不但談話非常優雅,而且生活也很有品味。

他們學校的貴賓餐廳有片大型的落地玻璃窗,窗外有一大片草地,草永遠剪得很整齊,最好看的是草地中間的那棵大樹,這是蘋果樹。

有一次,我春天去那裡,蘋果花盛開,校長請我吃飯的時候,坐在靠窗的桌子,一面用餐,一面欣賞窗外盛開的蘋果花,真是一種享受。

今年,我又去了,窗外仍然是賞心悅目的花園,蘋果花也盛開,可是那靠窗的桌子不見了,我們在裡面的一張桌子吃飯,校長本人吃得極為簡單,其他人也如此,好像大家都在吃麵包和湯,我向來痛恨洋人的牛排,吃簡單的食物我十分快樂。

可是我心中總有點納悶,為什麼靠窗的桌子不見了?

為什麼大家吃得如此簡單?

校長顯然看出了我的困惑,他告訴了我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有一天,這位校長到印度的加爾各答去開會,他在街上散步的時候,看到一間餐館,這間餐館有一大片落地的玻璃窗,靠窗有好幾張桌子,每張桌子都鋪了雪白的桌布,桌布上放了雪亮的銀器,瓷器一望即知來自英國,講究之至。

校長毫不猶豫地走了進去,選了一張靠窗的桌子坐下。

這家餐館不但佈置得好,菜也燒得好,這位校長覺得這一切都十全十美,他還記得當時他點的菜是蔥燒羊腿。

就在他津津有味地品嘗那塊羊腿的時候,他忽然發現窗外有一個小乞丐目不轉睛地看他,這個小男孩上身沒有穿衣服,他對那塊羊腿全神貫注地看著,由於他想看得很清楚,他的鼻子完全貼在窗戶上,兩隻手掌也是完全放在窗上。

這位校長的食慾一下子就沒有了,他放下了叉子,也放下了快進口的一塊羊肉,小乞丐卻沒有離開,他聚精會神地注意那塊看上去美味無比的羊肉。

在印度很多餐館都有警衛的,就在這個時候,那位警衛走了過來,小乞丐一溜煙地跑掉了。

校長跑出去追他,他卻已無影無蹤。

校長回餐館以後,唯一做的事情是付了帳,他沒有吃完那頓飯。

以後,每次他坐在窗前吃飯,一定會想到那位小乞丐。

不僅如此,每當他吃講究食物的時候,他就會感到有一個飢餓的小乞丐在看他吃。

從此以後,他不再去使用那張放在貴賓室窗下的桌子,他的故事慢慢地傳了出去,全校很少有人去用那張桌子了。

最後貴賓室的負責人索性將那張窗前的桌子拿走了。

校長也不再吃講究的食物,因為他不願感到有飢餓的小孩子在看他,他顯然影響了那所大學的很多教授,大家越吃越簡單了。

在回程的飛機上,我發現飛機上的食物相當講究,我突發奇想,問服務生我可不可以吃一種簡單的食物,她毫無困難地答應了,她給我很多好吃的麵包和一盤湯,還有一些沙拉。

她告訴我,最近好多人要吃這種簡單的食物,因此飛機公司索性想出了這種簡餐,她問我為什麼最近這麼多人要吃簡餐,我沒有回答。

如果我說,窗外有飢餓的小孩子在看我們吃東西,她大概不會懂的。





導引思考

憑窗而望,是許多人喜歡的動作,窗外總有各式美景承接我們的目光,任我們恣意欣賞。

但,李家同教授的「窗外」,卻是小乞丐!

不正常的窗外景況,卻是正常的人生際遇!

隨著李教授的筆觸,我們在一般人常在的環境,發現一般人不易發現的震懾。

《窗外》的小乞丐,只是李教授關注的對象之一;吃簡單的食物,也只是李教授表現關愛與同情的方法之一。

李教授有許多作品,「愛」與「希望」一直是李教授文章的主旨,社會上的弱勢族群一直是文中的主角;李教授不斷在文章中教我們︰愛沒有疆界,不分國籍,是人類生命中的主要動力!

我們不斷在學習,慢慢踏上「知識份子」之途,但可曾思考過什麼是知識份子的意義?

在李教授這位仁智兼備的學者身上,我們領略到︰知識份子是一種責任、一種關懷、一種情調,絕不是孤芳自賞、高高在上、咄咄逼人。

人與人之間愛的互動,本就是一種最務實的美,就像咖啡的香氣要有杯子承裝才能落實。

不要躲在城市的一角一直落寞,以「愛」打破冷漠城市、冷漠人生吧!

生命裡處處美好,如果有「愛」的話……。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藍色憂鬱 的頭像
藍色憂鬱

夢想天空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