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不當總統也有夢

夢想的範圍相當廣,你可以有個人的夢想、團體的夢想、對整個城市的夢想、對國家的夢想、對全人類的夢想。

為什麼要談構築夢想?

因為在這個構築的過程中,你可以一面發展、一面調整、一面實現你的夢想。

許信良先生執意參選總統,因為他一生的夢想就是當總統,但是根據統計,美國的學生裡,有百分之三十幾曾經夢想過要當總統,但如果這些人的夢想都要成真,天下就要大亂了。

美國的錢幣上刻的都是總統的像,唯一一個刻的不是總統像的,就是富蘭克林。

富蘭克林小時候家境很窮,他為了要唸書,去印刷廠當學徒,這樣才能接近書本,多看一些書。後來他自己出來開了一家印刷廠,成為一位成功的企業家,再進入政治圈當議員。

他的知識非常廣博,同時也是一位科學家,證實了雷電和靜電。

美國政府借重他的知識、聲望,請他到法國尋求對美國獨立的支持,美國南北戰爭結束後,富蘭克林回到滿目瘡痍的美國,進行重建的工作,因為他有有極高的聲望,所以成功地協調了各個勢力團體。

其實富蘭克林對美國的貢獻,不下於美國的任何一任總統。

所以,不是一定要當總統才能做大事。

另外我想舉的例子是日幣上刻的福澤諭吉。

福澤諭吉是明治維新時代的教育家,日本慶應大學就是他創立的。

福澤諭吉年輕時就接觸到西方文化,後來到歐洲遊學,回國後帶領日本西化,並建議日本應該廢除封建制度,成立一個民主的國家。

他是對日本現代化影響最深的人,他的貢獻,恐怕也超過每一個日本的首相,但終其一生他都沒有參政。

所以不一定要當政治人物才能做事,與其在乎擔任什麼職務,不如想想要做什麼事。





因緣際會構築夢想

談到這裡,我介紹一下自己。

我曾經有許多夢想──曾經夢想過當總統;讀到好看的小說,想當作家;看一齣電視連續劇叫「杏林春暖」,我也想當醫生;看到李政道、楊振寧得諾貝爾獎,我也想當科學家所以小時後的夢想是很多樣化的。

到了高中的時候,面臨一些抉擇。

當時覺得文史科目多半要背誦,而自己記憶力又不是很好,在數理方面表現比較好,所以我選擇了理工科。

上了大學後,發現工學院的課蠻枯燥的,反而文史方面的課比較有意思,我去旁聽了一些像「小說選讀」、「社會學」之類的課,也曾經想過要不要轉系去念社會科學。

當時學校正好辦了一些座談會,請校友回來談談工作狀況,他們在企業界的成就都相當好,人生歷練也很豐富,所以我就下定決心往企業的方向走。

我注意到在台灣的工作環境中,英文很重要固然沒錯,但日文也很重要,所以我不但在學校內修日文,還到校外去補習日文,後來發現這對工作很有幫助。

我也趁暑假的時間到工廠去實習,工廠是舊式的化工廠,又髒、污染又嚴重,同學問我為什麼要去,我說將來工作的環境就是這樣,應該去磨練一下。

大學畢業後,我父親說,你不出國唸書,也應該在國內念個碩士吧,我就在台大念了環工方面的碩士,主要是研究廢水的處理,與環保有關。

念完碩士後,接續我的專業,加入了衛生署公害防治先驅小組,調查高雄地區的污染狀況,我做了一年,得到很多寶貴的經驗,不過我還是想進入企業界,不想當公務員。

我決定到一個民間的環保工程公司去,當時都已經談好了,但是我到職的那一天,老闆拒不見面,原來老闆改變主意了,覺得環保的東西不好做,他說我這樣的工程師他養不起。

我怎麼辦呢?

當時工作也辭了,婚也結了,卻失業了,當時又不景氣,工作不好找。

後來看到新店有一個外資的電子公司,要找一個做電鍍的工程師,當時台灣的電鍍品質很差,我想在這個外國公司,應該可以學到很多技術,就想進去。

但是我又沒有經驗,只好在履歷表上吹噓說我研究過電鍍廢水的處理,對這方面有了解。

去應徵的時候,剛好電鍍方面負責的經理不在,他的主管來面試我,這位主管大概也不太懂電鍍的事情,就錄取我了。

結果經理回來,跑去跟主管講,這個人沒經驗不能用,主管就只好帶著我,看看有沒有其他的部門缺人。

剛好有一個部門比較缺人,我就進去了,那就是半導體部門,我就這樣進入了半導體領域。

我在半導體部門,第一個工作就是看兩片金屬片焊得好不好,我覺得自己經過大學、研究所,念了這麼多書,卻來做這樣簡單而且一再重覆的工作,實在沒什麼進步。

待在這裡,恐怕學習的機會不多,因為當時外國公司還是在國外進行研發,國內只負責製造,所以我就開找看有沒有別的機會。

那時剛好有個機會,工研院在找工程師,要派到美國受訓。

我也不知道工研院在哪裡,做火車到新竹後,就到處問要坐什麼公車到工研院,結果才知道,不是坐公車,是要搭新竹客運。

我坐了客運,一路上山,好久才到工研院,那時我想,工研院好偏僻。

我又是從小就在台北市長大的,這種感覺更深刻。

但我跟他們談了之後,就覺得應該要來工研院,當時和我談的就是今天華邦的總經理章青駒先生,他非常有知識,讓我覺得來這裡才有很多學習的機會,還可以到國外受訓。

我毅然加入了工研院,到美國受訓半年,回來負責成立工研院示範工廠雙載子(Bipolar)的生產線。

政府覺得工研院的這個計劃相當成功,但因為工研院的身分不方便去做商業化的推廣,需要一個公司把成果做商業化的推廣,所以聯電成立了,我就到了聯電。





(2)「矽器時代」的來臨

算算我從學校畢業後,短短四年就做了四個公司,但從一九八零年到了聯電以後,至今十九年,沒有換過工作,始終如一。

當然這中間也遇到許多挫折,但我都逐步克服,我的人生就在聯電成長起來,覺得收穫很多。

我在大學時的夢想──成為企業人士,大致上是達成了。

我希望聯電能繼續成長為世界性的企業。

講到這裡,我們回到各位同學的身上。

很多同學可能會覺得自己晚生了幾年,錯過了科技產業最突飛猛進的時期,現在進入這個市場,機會比較差。

我想引用施敏教授的說法:人類文明從石器時代開始,歷經了三千年,然後進入銅器時代,經過大約兩千年,再進入鐵器時代,鐵器時代從西元前一千年到西元一九五八年,大約三千年。

一九五八年是積體電路發明的那一年,施教授把此後定義為「矽器時代」。

各位可以想想,現在還不到西元兩千年,從座標來看可以說才剛剛開始,所以往後的發展還會有很高的成長,大家不用太擔心。

如果各位將來是想在大企業發展,就要從基層做上去。

其實這個過程中,你可能會跳槽去別的公司,或自己創業,各種可能都有。

你也不一定有很大的野心,可能想說有個家、有穩固的收入就好。

有一個幸福的家,也不是一件非常容易的事,如果要你的配偶又有學問、又很漂亮、很聰明,那很可能永遠只是一個夢想,所以有時候要修正一下夢想,才可能實現夢想。

即使你想開個小店就好了,也要很多的努力。

所以夢想可以很廣,但也可以去修正它,使它能夠被實現。

我對年輕人有一些建言,提供各位做參考。

有些夢想它可以永遠就是夢想,它不一定要實現,像許信良先生想選總統,就是他的夢想,但他自己也覺得不一定會實現。

夢想可以修正,修正完認為可以實現的,它就變成目標了。

有些人說,我只要做自己想做的事情,我不做我不喜歡的事情,我覺得這又太消極了,因為你要達成一個目標,在這個過程當中,一定會遇到一些你不喜歡做的事情。

比如說我在公司裡面,我很不喜歡將公司裡表現不好的人,打不好的考績,然後告訴對方有哪些問題,對方一定很不高興,但這件事你一定要去做,因為公司要經營。

有人說「遇到困難,一定要設法突破,不要改變原訂的目標」,我不同意這個說法,因為現實的環境經常在改變。

例如聯電剛開始時,一直希望做solution provider,事實上有很大的困難,我們就調整目標,調整後我們達成了,我覺得這非常好。

還有人說「不要靠別人,要自己做,靠別人協助不光榮」,但如果目標很困難,就一定要別人協助,不可能自己一個人完成。

像剛剛講建立自己的家庭,其實不是件容易的事,你需要配偶、小孩的協助才可能完成。

再來談人際關係。我們應該設法建立良好的人際關係,可是我們是不是做什們事都要注意到維持人際關係呢?

那也不一定。

像剛剛講說要指責別人,告訴別人哪裡做錯了,那引起別人不高興也沒有辦法,因為你要達成營業目標,就一定得這樣做。

但是有些人為了達到某項目標,只去經營和那項目標有關的人際關係,那也太勉強了,因為人際關係其實是你生活的一部份。

下面兩點很重要。

我們訂了目標後,要經常回過頭來檢討自己,看自己有沒有達成這個目標的條件。

例如你想走學術的路線,就要時常檢討自己有沒有打好學術的底子;如果想在企業界服務,就要隨時檢討自己的EQ、人際關係、語文能力等等。

一旦發現自己缺乏哪些能力,就要去充實,才能達成目標。

有人說「不要做大夢,不要做距離很遙遠、規模很大的夢」。

我不這麼認為,我認為我們可以永遠做一個很美妙的夢,如果真的想達成這個夢,再慢慢修正它,把它修正到自己可以達成的目標。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