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人們似乎很流行把事情往『歪』想。

最著名的『想歪』個案,應該是李詠『幸運52』裡那段逸事:一對夫妻,猜食品名稱,老婆比劃老公猜。

大螢幕上跳出『饅頭』一詞。

老婆描述:圓圓的,白白的,能吃的。

老公撓頭抓耳,就是答不上來。

老婆繼續描述提醒:就是白白的,軟軟的,你昨晚上還吃來著!

老公看來是急壞了,興奮地脫口而出:『mimi!』李詠都笑趴下了。

全場嘩然。

我在水果店買枇杷,看見一男顧客在一籮筐裡翻挑著枇杷,這時我聽見女老闆焦急地叫起來:『哎呀,不能摸!你摸什麼都可以,就是枇杷不能摸,一摸就不好看了!』這個『摸』字,讓我想歪了。

在買鞋的時候,我聽到如此驚心動魄的對話:『緊嗎?』『不緊?』『可以再進去一點嗎?』『小心一點,應該可以!』『痛嗎?』『不痛!感覺真好!就買這雙吧。』顯然,我又想歪了。

男人一般比女人對性更敏感,更容易聯想。

中國的『通感』修辭法,也是一個男作家發現的,他叫錢鍾書。

一群朋友吃早飯,某生手肘不小心碰掉了放在桌面的水煮蛋,某女嘴快:『你的蛋掉了!』

那先生有些難堪地說:『我就擔心有人這樣說。』顯然是那先生自己想歪了。

某文化傳播公司的大型燈箱廣告上,寫了『想佔有我嗎?那就上吧!』的廣告詞,遭到附近居民的強烈反對。

有人認為:是居民們把廣告詞想歪了。

但是,不可否認,這個廣告的初衷就是要人家想歪的。

看來,讓人想歪而不討厭,纔是最具匠心的。

還有,你可以私下想歪,但是不可以在臺面上大規模鼓動大家想歪,這也是遊戲規則。

人其實也喜歡或者希望自己的朋友想歪的。

有個謎語是:太監有,進宮後沒有;和尚有,但是不用;外國人有,但是比中國人長。

猜一名詞。

我喜歡拿這個問題問飯局上的朋友,開始的時候,男的哈哈大笑地想歪,女的一臉嬌羞地想歪,最後,我大義凜然公佈答案:你們都想歪了,那是『姓名』!

有人說『想歪是正常人的思維,不想歪那就不正常了。』

確實,無傷大雅的想歪,也是一種妙趣與機智。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藍色憂鬱 的頭像
藍色憂鬱

夢想天空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