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愛我,我愛你。不要變,行不行?」

女人永遠記得,當男人對她說出這句話的時候,臉上表情虔誠的好像把她當做了聖母麗亞一樣。

她並不否認,為了男人的這麼一句話,她甚至可以不顧一切的為了他做出任何事情。

有些傻嗎?其實不然。

戀愛中的人們,不都是這個樣子嗎?





「不要變,行不行?」這句話,於是被女人視為了聖旨一般的重要。

她徨恐並小心翼翼地,從男人口中接收了下來。

並且,也開始認真的身體力行了起來。





這句話,就像是禁錮千年的咒語一樣,開始牽絆著女人的一切生活。

出社會早已多年的女人,仍是一頭清湯掛麵的髮型。

因為男人說過:「不要變,行不行?」。

女人很少化妝、女人也不抽煙、女人甚至與客戶應酬時,也堅持著不沾一滴酒。

她一直停留在認識男人時的那個原點,並且努力地保持著原狀,不去改變。

只因為,男人曾經對她說過:「不要變,行不行?」





不過,在男人出國留學的那一年,他卻先背叛了自已的誓言。

電話那頭的男人告訴著女人:「我受不了了。妳從以前到現在都是一樣。我看久了,也會煩的呀!」

男人的口氣裡,盡是責怪女人的意味。

電話線另一頭的女人,聽著、聽著、卻有些迷惘了起來。

當初,明明就是男人對她說「不要變,行不行」的呀?





於是,在和男人分手後沒多久,女人先是改變了她多年來一成不變的髮型。

接著,她改變了為了男人而有所堅持不變的一切。並且,重新的開始了她的生活。

後來,女人才發現,之前的自己竟然像個籠中鳥一樣,活生生地被囚禁在男人那句可笑的誓言裡。

而當她重獲自由的時候,才突然地發現,原來在籠外的天空竟是如此的寬廣、如此的美好呀!

於是,禁錮在女人身上的咒語自動的解除了。

分手後的女人,並沒有因為男人的離開而顯的失落。

反而,生活的比以前更好。





偶爾,男人也會打電話和女人客氣的寒暄。

雖然男人結婚了,但語氣裡總會透露著些許後悔的意思,暗示著女人,還是只有她最好。

不可否認的,在她的心中仍是有些許的高興。

因為,男人的後悔對女人來說,是他甩了她後最好的精神補償了。

只是,女人不會再輕易的相信那包裹著美麗糖衣的誓言了。

現在的她,不再是那個容易被愛情沖昏頭的小女孩了。





女人趁著連續休假的空檔,回了老家一趟。

她獨自一人悠閒的散步在那有著紅瓦磚牆的石板小路上,想起了當年曾經對她說過「不要變」的那個男人。

是呀~這瓦厝、這石板小路還有那巷口雜貨店的那顆大榕樹下,都曾經有過他們當年相戀時的足跡。

只是,重回老地方,當年那嶄新的紅瓦厝,如今卻早已斑駁殘破不堪了。

腳底下曾共同踏過的石板小路,前方盡頭也有一大段早就被翻新成了黑油油的柏油馬路。

至於她和他初吻的那顆大榕樹,也被連根的拔起,留下的空地蓋了座小公園供孩子們嬉戲玩耍了。





女人笑笑的嘆了口氣。

真不知當時相信「不要變」這句話的她,是天真的傻還是傻的天真呢?

其實,這個世界上唯一不變的,不就是一直在改變嗎?

她看著公園裡正在嬉戲的孩子們,出了神。

突然,有一陣熟悉的聲音從耳後傳了過來。

「小閔,是妳呀?」

女人尋著聲音的來源轉過身,映入眼簾的,正是當年的那個對她說過不要變的男人。





眼前的男人,改變了許多。

他年輕時的一頭黑髮,早就稀疏的摻了幾根理直氣狀的白髮在裡頭。

看起來,多了幾分的蒼老。

男人挺著隨著歲月不停增長的啤酒肚,左右手裡各牽著一個孩子,就這麼突然地出現在女人面前。

他微笑的看著女人,在臉上揚起的嘴角卻帶著些許的不自然。





不過,在女人的眼中,現在站在她面前男人的模樣,簡直像極了馬戲團裡的小丑。

而他手裡牽著的孩子,看起來就像是兩隻穿著衣服的小猴子。

這畫面,十分的滑稽。

「你的小孩嗎?」女人態度優雅的笑著問他。

「是呀!這麼多年了,你還是沒變喔,一樣的漂亮!」男人不好意思的竟紅了臉。

然後,女人和男人站在從前有著大榕樹的公園裡,客氣的寒暄著。





男人還是那個老樣子,對女人訴說著他們過去的戀情並後悔著戀情的無端的結束。

女人顯得有些沒精神,她有一搭沒一搭的附和著。沒有多久,便找了藉口離開了公園。

在走出公園時,女人還可以清楚的感覺到,男人的視線仍舊不捨的停留在她的身上。

女人感覺到有些的不自在,卻也不想再回頭或是說再見了。





在回程的路上,女人夢見了當年男人對她說著不要變的那個情景。

本來該是感動的痛哭流涕的她,卻突然地從那個夢境中驚醒了過來。

女人捂著額頭,有些好笑著自己這樣的舉動。

不過老實說現在她的心裡頭,卻有些慶幸著男人當年的提早變心。

坐在急速往前奔馳的車裡,女人看著車窗外不斷後退的風景。

嘴角裡,浮現了一抹放心的笑容。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