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墉的一本書書名為『面對人生的美麗與哀愁』,其中有一段是這樣的:

最近我去看了得奧斯卡十一項大獎的影片《鐵達尼號》,散場的時候,一對老夫婦走在我前面,那太太一邊擦眼淚、一邊罵:「造鐵達尼號的人真是太粗心了。那麼大的船、裝那麼多人怎麼只有不夠一半人坐救生艇?」

「這不是粗心,是太有自信,」老先生沉沉地說:「他認為他造的大船不可能沉下去,所以救生艇只是做樣子。」

聽他們你一言、我一語地爭,我心想:「其實『粗心』和『太有自信』,不常是同一件事嗎?」

記得前幾年的某一天,台灣一架客機,由資深機師駕駛,由東海岸的花蓮飛台北。

機師輕鬆地哼著流行歌曲,照例滑行過長長的跑道。

升空、左轉,往台北飛去。

只是,才起飛幾分鐘,就轟然一聲,撞了山,全機五十多人全罹難了。

後來從「黑盒子」的錄音得知,飛機駕駛可能到撞山前幾秒鐘,才警覺到當天他們換了一條不同方向的跑道起飛。

他們不是因為太熟悉那條航線,太有自信而粗心嗎?

記得二十多年前,有一年台灣大學聯考,為了怕作文題目消息走漏,只在考卷上印「作文題目寫在黑板上」,意思是到時候會由監考老師寫在黑板上。

居然有學生,就以「作文題目寫在黑板上」為題,振筆疾書,洋洋灑灑地寫了一大篇交出去。

那些因為粗心而犯大錯、闖大禍,甚至送掉千百條人命的人,原來不都認為不能出問題嗎?

相反地,許多戰戰兢兢,唯恐出毛病的新手,反而比較少粗心。

愈是「一目十行」的人,愈容易「沒看到」。

愈以為「膝蓋頭」想就知道的人,愈容易出紕漏。

愈表現「瀟灑」的人,愈可能丟人現眼。

愈「自以為是」的人,愈可能「什麼都不是」。

只有那些總覺得自己學問不夠、細心不足、容易閃神、容易粗心,而能再三計畫、再三檢討、再三驗證的人,才能在這個錯綜複雜的時代,「一步一腳印」地走向成功。

當然,粗心的人也不見得都因為「太過自信」。

人就是常常會得意忘形,忘了該停下腳步想一想再開始。

全站熱搜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