笨事來了。

有一天,天氣特別晴,大家說要去浮潛。

於是,我們換上了整套潛水裝,戴上蛙鏡,開始了綠島浮潛之旅,也掀開了笨事的序幕。

大概是水壓壓迫膀胱和喝了許多海水,才下水沒多久,尿意便直奔腦門。

但是我現在在海中央,離岸邊有數十公尺。

而現在尿液像錢塘潮衝擊海岸一般,一直壓迫我的括約肌,試圖衝破最後一道防線。

這時,『我可以尿在海裡阿』這個邪惡的念頭出現在我腦中,『不行我不能對不起在我後面跟隨我的同志』。

善良和邪惡一直在我腦中交戰,俗話說的好『邪惡終會戰勝善良』,善良的幼苗硬生生的在我手中捏死。

解放以後,我好像功力爆增十年,一股暖流從丹田直奔四肢,就是這股暖流。

哇,整個人神清氣爽,終於,上岸了。

我旁邊的同學說:『哇!我衣服沒濕!』

我大吃一驚,轉頭看浮潛領隊,他裡面的polo衫全乾的。

原來,潛水裝是防水的,不但防外面進水,也防裡面出水。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