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要敢再罵一句話,我肯定爆炸。」

十分鐘前開始,我在心裡就不斷對自己說著這樣的話。

只不過我的小主管,Poly,一個四十幾歲還嫁不出去的七十幾公斤肥女人,還是不停的在眾人面前給我難堪。

「我說了多少次,妳要晚上出去約會可以,要去夜店玩整晚也可以,但是早上不能遲到啊,我要妳做的企劃案,妳要完整的做出來啊,不是像現在這種,好像智商不到37的人寫的一堆廢紙…」

Poly看起來很生氣,但,我相信與會的人都不認同她。

因為昨天我們還看到她在自己辦公室關起門來偷打瞌睡的樣子。

我是April,台商公司裡面的一個小小產品企劃專員,我承認我不是一個非常認真工作狂,但我也清楚我不會隨便打混。

剛到公司時,以為Poly是個和藹的大姐,於是便把偶爾去夜店的好玩事,分享給她聽,誰知道不到一個禮拜,我就被大老闆叫去罵了。

這種只會打小報告卻沒有實力的人,竟然可以身居要職,我真的無法接受。

在那之後,我盡力工作,只希望在她眼中我的表現可以得到肯定,沒想到總是弄巧成拙。

最近更慘的事情發生了。

三天前,我的男朋友Tom,騎車過快,撞上了一名婦人,結果兩人都進了加護病房,昏迷不醒。

這兩天我每天晚上都在病房照顧他,根本沒時間睡覺,更別說什麼要把企劃案弄好了。

「Poly姐,是因為這兩天我男朋友他……」

「我不想聽。不用和我說藉口,妳們就是人家說的粉領族,又粉又嫩,這個案子老闆明天就要,妳現在寫成這樣,你以為誰會幫你收拾?」

面對Poly的高分貝指控,我越聽越難過,想起至今還沒清醒的Tom,再看看眼前這個沒有同理心的肥豬,眼淚不自覺的流了下來。

「哭什麼哭?妳認為我有說錯嗎?」Poly得理不饒人,而我再也忍受不住奪門而出。

不過才上午十一點,我已經不顧一切離開公司,跑到醫院去看Tom。

Tom的家人也都在,每個人在病床邊,顯得憂心忡忡。

「聽說那個婦人的狀況越來越不好…」Tom的父親面帶愁容的說。

「現在只能祈禱老天讓他們兩個都好起來…」

我一直守護在Tom的床邊,看著他的臉,想著我們交往的點滴。

我心裡想,如果Tom這次順利過關,我一定要辭去那爛工作,好好的陪他一段時間。

就這樣一直到了傍晚五點,奇蹟出現,Tom,終於醒了。

他爸媽與我都很開心,醫生過來診斷,也認為已經度過危險期了,只不過,這時候醫生卻說出令人心頭一沉的話。

「黃太太,過世了…」黃太太,也就是那個婦人。

當場,我們大家都傻了。

「我們需要幫她家裡處裡後事!醫生,黃太太家還有些什麼人?」

「她只有一個女兒,母女倆相依為命,這幾天半夜都是她女兒來照顧她的…」

我和Tom父母親大眼瞪小眼,這時候三個人真的有點六神無主,畢竟出了人命,我們還是得要負起很大的責任,而這之後,究竟是會有民事或是刑事責任,也都要與他家屬商談後,才可以定案。

於是我陪著Tom父母親,等待黃太太的女兒來到。

從五點,六點,七點,一直到了晚上十一點多,都沒有看到任何家屬的影子。

「照理說五點多就已經通知家屬了,怎麼會這麼晚還沒到呢……」

這時候一位護士走進病房。

「到了,黃太太的家屬已經來了…」

我和Tom的父母親三步併兩步的趕到太平間,已經看到她女兒跪在病房前哭訴著……

「媽……不好意思…我來晚了…」那女人哭得非常的傷心,幾乎哽咽到說不清楚半句話。

「嗚…我必須…先處理完公事…才能…過來…嗚…媽…對不起……」

我緩緩的走向病床,瞬間罪惡感與愧疚感有如鐵絲網般的將我自己吞噬。

那是Poly……

全站熱搜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