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年經濟不景氣,公司裁員,我不幸地被選中了,而女友也在此時離我而去。

那時落魄地在一家酒吧喝酒,認識了一位歡場女子。

在那一、兩個月裡,我經常沒命地醉倒在她的懷裡,她卻細心地照顧我。

耶誕夜,我帶她到士林吃宵夜,無意間發現她無名指上的戒指,我很傻的問她:「結婚了?」

她笑著答:「假的,戴好玩的。」

我衝動地拉她到最近的金飾店,用僅存的錢買了一只戒指替她戴上。

我苦笑對她說:「今晚要坐公車回去了!」

卻發現她低著頭,淚珠不止地滑下。

最後一次,告訴她我要到高雄做事,她整了整我的衣服,用手絹擦拭我額頭上的汗,回身淡淡地說:「去呀!」

我丟下幾千塊,就這樣的離開了她離開了台北。

四、五年後,自己當了老闆,在整理衣櫃時,將一套很久沒穿的西裝燙平,口袋中似乎尚留著什麼東西,一條柔細的手絹讓我愕然,當中包覆著一枚戒指,是聖誕夜我親手為她戴上的那般款式。

我終於記起,那正是那對戒指中我未買的另一只。

此時,心中卻是無限的自責、歉意跟悔恨。

我心碎的淚眼模糊!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