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續在繽紛版上讀了兩篇討論「標準答案標準嗎?」的文章後,不由得想起了小學同學「怪胎」。

二十幾年前,在我就讀的小學一年級班上,有一位與眾不同的同學,每次考試,他的答案總是令人匪夷所思,當然成績也總是敬陪末座。

他的小腦袋瓜裡,總是有一些讓老師無法接受與理解的想法。

例如有一次數學考試,一題簡單的算術題目:「三加二等於多少?」

他的答案竟然是「三」。

他跑去問老師為什麼答案一定是「五」,老師跟他解釋說,一個盤子裡有三個蘋果,再放兩個下去,不就是五個蘋果了嗎?

所以標準答案是五。

他卻跟老師說:「考卷上又沒有寫這麼清楚,那如果一個籠子裡有三隻老虎,放兩隻雞下去,老虎餓了,把雞吃掉了,那不是只剩三隻老虎嗎?哦!對了,如果老虎不太餓,只吃了一隻雞,那答案可能是四,那如果老虎剛吃飽……」

老師當場氣得罵他是強詞奪理、腦袋壞了、「怪胎」。

因為這種事每當上課老師一發問,或考試後發布成績及標準答案時,就一再發生,因此老師口中常罵他的「怪胎」,就成了他的綽號。

「怪胎」破壞力更是超強,任何玩具、電子產品、教材到了他手中,總是以「五馬分屍」收場,連他的課桌椅也都被他拆了再改造過。

教室外的擴音器,也因為他想揪出裡面講話的人而被他拆了。

上自然課做實驗時更不得了,常搞得雞飛狗跳,教室一片混亂,他卻自得其樂,玩得不亦樂乎。

老師們終於受不了,請他媽媽到學校來商量,準備將她這個「頭殼壞掉」的問題寶貝送到啟智班。

雖然「怪胎」的媽媽堅持反對,但在爭議一陣子後,在校方的堅持下,還是將「怪胎」轉到了啟智班。

到了二年級,因為「怪胎」的爸爸是我國農耕隊的駐外技術人員,長年居住國外,因想念妻兒,於是將「怪胎」接到了美國,從此「怪胎」就在美國定居,我也失去了他的消息。

幾年前,遇到了一位住在洛杉磯的小學同學,他跟我說,「怪胎」在美國修了兩個博士學位,年紀輕輕就在一家高科技公司裡當高級工程師,他是在一次華人同鄉聚會時遇到了他。

我常在想,如果「怪胎」繼續留在台灣讀啟智班,他現在還會不會是一個優秀的工程師?

在這種為了追求考試成績,為了進明星學校,而造成的填鴨式教育環境中,只能有一個「標準答案」,小朋友不能有天馬行空的幻想力與創造力,否則只要與課本上的標準答案有絲毫的不同,就可能被視為異類或「怪胎」。

但諷刺的是,這個台灣啟智班的「怪胎」,到了國外卻成了「資優生」,成了優秀的高科技人才。

啊!

「標準答案」不知埋沒了多少台灣未來的希望與人才。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