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天,好不容易才請到假。

列車在行走,風景在靠後,心臟在運動。

憧憬著推開門的一瞬間,孩子撲向自己,深情的叫著「媽媽」。

下舖有個「小可愛」正一口一口的餵著自己深愛的媽媽吃旺仔饅頭。

「小可愛」兩歲光景,90公分左右,普通話說的很好,性格也很活潑,對人很有禮貌,總是笑著,那是世界上最純質的笑容,讓人不自覺的在這笑容裡融化。

我從包裡拿出給女兒買的禮物,那是一條粉色小百合裙,上面有好看的比尼熊,買的時候很是得意,想像著女兒穿起來美美的像個小公主的樣子。

「小可愛」看見了放下手中的旺仔,仰著漂亮的小腦袋:「阿姨,這是你的小裙裙嗎?真好看。」

我聽了,心里美滋滋的。

坐起來,起身太猛,「碰」的一聲撞著腦袋了,竟沒覺著疼。

以最快的速度下樓梯,穿鞋。

拿著裙子在「小可愛」身上比劃著,「嗯,真不錯!我女兒穿著肯定好看!」

「你女兒?」小可愛的媽媽詢問道,語氣裡帶著驚訝。

「是啊,兩歲多了,和她一般大!聽她姥姥說有93公分了!」

「你顯得可真年輕,一點都不像有孩子的人,我原來還以為你是哪個學校的學生呢!」

明明是誇獎的話,可我的心卻有種被車輪碾過般的疼痛。我的女兒,在我枕邊待了五個月就被姥姥帶回老家去了。

她姥姥說:「你們工作那麼忙,所在的環境又那麼偏僻,小孩子有個三病兩痛的連家像樣的醫院都找不到。我還是帶回去吧!你們也好安安心心的上班。」

女兒回老家的那天,正好趕上質檢站大檢查,她姥姥說「你們就別送了,安心的做你們的事吧!外孫女交給我,你們就放心吧!」

我把女兒抱在懷裡,親了又親,淚水不自覺的大顆大顆滴落。

小傢伙好像有心靈感應似的哭鬧不停,說什麼也不願意讓姥姥抱過去,摟著我的脖子不撒手。

「阿姨不乖,掉金豆子了!」

「是呵,阿姨是個不乖的媽媽!不稱職的媽媽!」

經過漫長的火車旅程,終於到站了。

出站口,母親抱著兩歲半的女兒在等候。

試圖從母親的懷中抱過魂牽夢繞的女兒,卻失敗了。

她掙扎著,緊摟著姥姥的脖子不撒手。

「寶寶,我是你媽媽,讓媽媽抱抱吧!」喉嚨嘶啞了,眼前模糊一片。

「姥姥,這個阿姨壞,我不要她抱!」女兒稚嫩的聲音,扎在我的心上,很疼。

「算了,到家再哄吧!現在跟你還不熟呢!等熟了就好了!」母親安慰著,用手捋了捋被女兒抓亂了的頭髮。

這才發現母親的額上多了幾道歲月留下的深刻痕跡,先前烏黑的頭髮裡夾雜著眾多白髮,在陽光的照射下格外刺眼。

在火車站到家的公車上,女兒坐在母親懷中,睜著烏黑漂亮,有著長長睫毛的雙眼打量著眼前這個要她叫媽媽的陌生的「阿姨」。

就那麼打量著,不哭也不鬧。

推開家門,一陣飯香撲鼻而來。

父親圍著圍裙從廚房出來接過我手中並不沉重的背包。

「閨女,兩年不見了,還是這麼漂亮嘛!」父親還是那麼幽默,那麼溫暖。

「爸,你別告訴我,這香味是你的成果?」記憶中大男人主義的父親從未下過廚。

「哈哈,這都是俺閨女生的好閨女的功勞啊!自打她進我們家門那天起啊!你媽這個一級廚師就光榮的下崗了,我呢就從學徒開始一步一個腳印,從淘米開始,經過慢長的學習和磨練終於初步達到了你媽的水平!唉呀!光顧著高興了,菜都要糊了!」父親轉身跑進廚房,步伐沒有以前硬朗了,背有些駝了。

打開背包拿出那條自己走了一家又一家童裝店,挑了又挑,看了又看的粉紅色百合裙。

女兒就那麼看著,並沒有想像中的驚喜,想脫掉她身上的舊裙子給她換上新的,她卻掙脫我的雙手,有些怕生的後退。

母親接過我手中的裙子,哄著女兒「寶寶來穿新裙子嘍,媽媽買的新裙子,看,這小熊多可愛啊!」

「我不穿這個,這個沒有喜羊羊。」女兒生氣的用小手拽母親手中的裙子,小臉漲的通紅。

「不能拽壞了哦,不穿就先放著,你閨女啊!就喜歡喜羊羊,你看她身上的、腳上的都要求要喜羊羊,就連小短褲上都要有呢!」母親將女兒的手掰開,把裙子撂在沙發上。

可愛的比尼熊躺在沙發上,笑著的嘴形在彎曲,是傷心的表情。

從女兒靠近我到改口叫媽媽,花了我六天的假期。

第七天要走了。

母親說:「閨女啊!你就不能在家多待幾天嗎?工作就那麼忙嗎?兩年沒回家,這回家沒幾天又要走了!」眼角有淚。

父親說:「乖女兒啊!爸爸還有好幾道拿手的菜沒煮呢,這又要走了!」

女兒說:「媽媽,再見!」甜甜的酒窩,笑起來更深了。

列車沿著固定的軌道緩緩前進,父親抱著女兒跟著列車跑,母親跟在他們後面揮著手,含著淚。

對面有一小學生拿著媽媽的手機在大聲朗讀:「有一種心境叫無語,有一種感覺叫感動,有一種信念叫執著。」

全站熱搜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