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條白蛇修煉了一千年,卻苦於尋不到成仙的最後一道關卡,觀音大士指點她說,你只要收集到人間的八滴眼淚,就可以功德圓滿、修成正果了。

白蛇頓悟。

疑惑,為何脫妖入仙的最後考驗竟是收集人間的八滴眼淚,這樣的任務是否過於輕鬆?

其實,再沒有什麼考驗比收集眼淚更為艱難的了。

要獲得人間的八滴眼淚,就必須要經歷人間的風霜雪雨、艱難困苦,體驗人間的酸甜苦辣、喜怒哀樂,從而從中找到一種叫真善美的感動,找到一種至純至淨的感情。

從而讓「妖」有「心」。

人與妖、仙與妖的區別就在是否有「心」,是否有「情」。

而檢測這「心」與「情」的真與偽、善與惡、深與淺的最佳參照物就是眼淚了。

眼淚是心情達到極致時的釋放,是靈魂最深處的震顫,有眼淚的生命才是飽滿的生命,有眼淚的人生才是真實的人生。

但是,有的人卻固執己見,聲稱眼淚只是弱者的武器,試圖用他的大男子主義抹殺眼淚的意義。

他標榜的勇敢、堅強、不懦弱、不退卻精神,竟如此蠻橫地排擠掉了眼淚的位置,實在是顯得單薄與僵硬。

在我看來,有的時候流眼淚比裝無所謂更需要勇氣。

在失敗了、失意了、在乎了、痛苦了的時候,我們可以不需要為了面子而強迫自己掛上比難堪更難看的笑容,可以選擇還原自己、釋放自己。

或者默默垂淚、或者嚎啕大哭,用眼淚擊潰心中的塊壘,洗刷掉堆積的不快與重疊的陰影。

而後,呼吸新鮮的空氣,看著「雨後」的太陽,在胸中生長出新的勇氣與希望。

眼淚的意義可不單單停留在感知哀傷和排解痛苦的層面上,它的救贖力與滲透力可以觸及到人性與人生的每一個方位、每一個角落。

它的深度與廣度能讓每一個體都自由游弋在各自的區域,同時,又能讓個體安全地依附著大眾,而不至於孤單。

因此,淚水可以是個人的,也可以是大眾的。

屬於個人的時候,如小溪,潺潺而流,是意境;屬於大眾的時候,如江河,澎湃而前,是力量。

回憶起小時候讀過的一些詩詞,其中不乏一些描寫眼淚的句子,把這些句子分門別類的話,我想人間的各種感情都可以清晰而出了。

從小處說,「滄海月明珠有淚,藍田日暖玉生煙」、「春蠶到死絲方盡,蠟炬成灰淚始干」講的是愛情,是屬於個人的小情,亦苦亦甜的兒女之情。

而到了「昨日入集市,歸來淚滿巾。遍身羅綺者,不是養蠶人。」

講的是一種哀情,反映社會的不公與小市民的生活疾苦。

說它大也可,說它小亦可。

徹底往大裡說,「出師未捷身先死,長使英雄淚滿襟」、「遺民淚盡胡塵裡,南望王師又一年」,講的是愛國之情,緬懷英雄之情,是屬於大眾的大情,同時,又是大悲之情。

而到了「劍外忽傳收薊北,初聞涕淚滿衣裳」時,它同樣屬於大情,大到民族之情的大情,但它表達的卻不是悲了,是喜,喜極而泣的感情。

像這樣的句子,數不勝數,細細劃分出來,能把人間的龐大感情系統「千刀萬剮」「消肉剔骨」「抽腸拔肺」。

但是,不管把人類的感情分解得多麼的零散,多麼瑣碎,而淚水,永遠是每一部分的保鮮劑,有了淚水的浸泡,這部分感情才能永遠真實、鮮活。

淚水,來源於生活,來源於認真,來源於虔誠。

因此,我們每一個人都應該體驗生活、深入生活、真摯地生活,在生活中尋找到前進的方向、愛的土壤,打磨出一顆水潤飽滿的心靈。

朋友們,知道人與妖、仙與妖的區別了吧?

如果你是修煉了一千年的「小妖」,那就請趕緊找到屬於你的八滴眼淚吧!

全站熱搜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