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兒困擾的說:「媽媽,今天有一位我很喜歡的老師在班上要一位同學不要像Tony Chen那麼娘泡,很噁心,同學都笑得很開心。但是我心裡覺得很不妥。」

我問:「聽起來的確讓人不舒服。具體來說是哪部份讓你覺得不妥?」

(這麼問有幾個目的,第一是想確切知道女兒在想什麼,否則很容易用大人的認知去錯誤解讀青少年的想法,換句話說,她所說的不妥不見得是我所認為的不妥;再者這是幫助女兒清楚表達情緒與意見,這是思辯訓練的第一步。以後不管她從事什麼工作,把複雜的話說清楚是很重要的。)

女兒說:「因為同學喜歡老師,必然就會學習老師的態度,以後同學看到比較女性化的男生就會堂而皇之的歧視他甚至扁他。妳曾經告訴過我,幾年前南部有一個學校曾經發生過一位較女性化的同學上課落單去上廁所,後來在廁所發現他時已重傷身亡。有可能就是所謂仇恨娘泡者校園暴力的結果。老師可能不知道自己那麼講會種下種子讓學生仇恨所謂娘泡的男生或不男不女的女生。況且,坐在我旁邊的男生就很娘泡,老師講的時候大家就是在笑他。」

我問:「妳沒有表達妳的意見的原因是什麼?」

女兒說:「因為我很喜歡老師,怕破壞關係,所以就沒表達我的意見說他那麼講很傷人。可是他是老師耶!他怎麼可以這樣說呢?」

我說:「你現在在生氣,認為他的行為不足以為人師表,如果這時候去跟他談這件事,質問的口氣肯定很傷人。」

女兒:「喔,說得也是。那要怎麼樣才不會傷人?」

我說:「首先你得真的不怪他為人師表怎麼可以有歧視的思想。」

女兒不以為然:「可是當老師本來就要一視同仁啊。」

我說:「他本來就應該是我們無法原諒他人的根源。問題是:他本來就應該要知道『不要歧視娘泡的人』嗎?以目前的大學教育,專業課程中要清清楚楚的講到娘泡不是罪的課恐怕找不出來。頂多是口號式的說不要性別歧視罷了。」

女兒點點頭:「說得也是。」

我說:「妳先檢視他的背景就不會生氣了。接著妳可以告訴他妳的感受。妳試著說說看妳的感受。」

女兒說:「就很不舒服啊!」

我說:「假裝我是老師,你要怎麼對我說。」

(這麼做的原因是讓她模擬狀況練習。)

女兒說:「老師你這樣講很不妥。」

我提醒:「試試看用我訊息說出妳的感受。」

女兒說:「老師你這麼說我很難過。」

我問:「為什麼難過?」

女兒說:「因為陳家明是我的好朋友,他就是老師說的娘泡,他因為本來的樣子被笑被說很噁心我很難過。」

我問:「你希望老師怎麼做?」

女兒練習說:「老師我希望你以後不要再說娘泡好噁心了好不好?」

人際互動中,隱忍久了會出問題。

要怎樣才能夠忠言不逆耳呢?

用女兒在學校發生的事情為例:





1.先把心情調整好,同理對方為什麼會說出那樣的話,那樣就不會帶著敵對的態度去溝通。

所有的溝通有效都不是真的因為技巧而有效,而是你心裡怎麼看這件事情。

你心裡是怎麼想是遮不住的。





2.再來要告訴對方他做了什麼事情,讓你的感受如何。

這樣的表達方式比較不會讓對方覺得被指責,而是了解到他說的話帶給對方怎麼樣的感受。

說真的,還真是很少有人會跟我們說我們所說的話會給對方什麼感受。

就算說了我們也常會覺得聽來不舒服而拒聽。

因此「老師你這麼說我很難過。因為陳家明就是老師說的娘泡,他因為本來的樣子被笑被說很噁心,我聽了真的很難受。」

這樣的說法要比直接批評老師說:「老師你怎麼可以這樣說?」

來得忠言不逆耳些。





3.最後要具體告訴對方你希望他怎麼做。

否則對方會錯意,所做出來的事情是你意料不到的。

全站熱搜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