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年前,我接到一通電話。

電話那頭陌生的聲音說:「蚊子走了。」

「蚊子」是我一個好朋友的綽號。

我們沒有共同的朋友,所以直到他的葬禮過後好幾個月,他的友人才輾轉通知到我。

他在某天深夜燒炭自殺。

那年,他不過二十多歲。

記得他自殺前半年,我們曾在一間餐廳碰面。

由於知道他一直飽受憂鬱症所苦,臨別前,我跟他說:「你心情不好可以隨時打電話給我,多晚都沒有關係。」

他都微笑地說「好」,沒想到再也沒有機會了。

因為離開餐廳時的那次道別,既是生離,也是死別。

我知道這個大男孩許多優點,他善良心軟,看到一隻野貓被車碾死都會流眼淚,他總是把朋友放在第一順位,只要你需要他,一通電話他就會出現。

算一算,蚊子已經走了好幾年。

但不知道為什麼,我仍時常想起他來。

當我旅行世界各地,看到前所未見的風景、遇見陌生但友善的人們,我想起蚊子;當我因為親情、友誼而欣喜,我想起蚊子;當我發現花園裡的花開了,看到蝴蝶飛去留下的殘蛹,我也想起蚊子。

我總是這麼想著:多麼可惜啊!

這麼好的一個人,卻無緣見到人生的許多美麗。

我總是這麼想著:如果那時他被救了回來,這麼多年過去,當他再回首當時的傷痛,他是不是終於能學會坦然,學會雲淡風清?

我總是這麼想著:如果他能及早知道「擁有與失去都值得感謝」,他是不是能夠鼓起失去的勇氣?

我總是這麼想著:如果他能多給自己一點時間,如果,如果……

但是當生命結束的時候,無論有再多惋惜、遺憾,卻再也沒有任何轉圜的餘地了。

我不知道在這個世界上,還有多少跟蚊子一樣,飽受不快樂、憂鬱折磨,卻可惜又可愛的朋友存在。

我想分享的不僅是人生的一點小小心得,更想傳遞的 是一份來自陌生人的關懷──而不管正在讀這本書的你曾經失去什麼,都絕對值得這樣的關懷。

我也相信,在某個人心中,你一定也佔著非常重要的位置,如同蚊子在我心中的位置一般。

只是如海嘯般侵襲的沮喪,讓你忘了這個事實。

再跟各位分享另一個人的人生,他叫卜錦輝,是個說著流利中文的美國白人。

他是奧運世界游泳紀錄保持人,是鐵人三項競賽中的佼佼者;他也是個畫家,舉辦過多次個展;他曾徒步遊歷中國、西藏、尼泊爾、印度、巴基斯坦等數十個國家。

如果人生可以交換,你會不會想用自己的人生,交換他精彩的人生?

接著我必須告訴你,卜錦輝六個月大就罹患小兒麻痺,他這輩子從來無法跟正常人一樣行走跑跳。

他曾經被幼稚園拒於門外,直到五歲的他花上整個暑假,學會爬樓梯;十多歲時,他已經接受過多次大型手術,長達十多年的光陰,他每天都要穿著讓人透不過氣的矯正衣,總是渾身發癢;練習游泳時,他必須先脫下腳上的支架,用「爬」的到池畔;他穿著鐵鞋,在公共場合跌倒摔傷的次數多到數不清。

就常人的眼光看來,這樣的人生有太多「值得放棄」的理由。

但是卜錦輝無視於一切,反而努力活得比所有人精彩!

他說:「你爬起來的力氣有多大,就代表往後走的路有多遠。」「當你覺得自己好似跌得爬不起來時,只要想想,眼前的石頭不過是人生旅程上的一小點,過了這山之後,陽光就會照進來!」

「失去」可能讓我們沮喪、痛苦,度日如年;但換個角度,「失去」卻也可能讓我們從中受益,甚至因此大幅成長。

最首要的前提是:我們必須勇敢地活下去。

我們必須先學習從人生的陰影裡走出來,才可能看到璀璨的陽光。

在「古詩十九首」中,有幾句話我非常喜愛:「生年不滿百,常懷千歲憂,晝短苦夜長,何不秉燭遊?」

各家對這幾句的解釋不一,但我最喜歡的解讀方式是:人的一生最長不超過百年,但心中卻常懷有千年的憂愁;如果抱怨白天太短,黑夜太長,那乾脆拿著燭火,夜遊去吧!

是的,人生的確有許多痛苦,但這個世界,卻有更多值得我們去享受,去感動,去珍惜的美好,只是,我們必須學會耐心等待,甚至學會主動出擊,去尋找闊別已久的快樂。

請永遠不要忘記,這個世界有多麼繽紛,多麼有趣。

請永遠不要忘記,每個人都是獨一無二,最特別的個體。

請永遠不要忘記,還有許多人愛你、關心你。

最重要的是,請永遠、永遠不要忘記,再多給自己一點時間吧!

因為只要再多一點時間,黎明就會來臨。

全站熱搜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