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郊外的遠野地歸來,總會摘一把野花或幾枝草葉,插在盛滿清水的瓷瓶中,靜靜疑視著野花盛開的姿式,還有枝葉四處伸展的儀態,浮躁的心總會漸漸平靜下來,草木用安靜的語言向人展示著生命的本質與要義。

總覺得做一株草木是一件多麼幸福的事情,草木生長在大地之上,春華秋實,繁榮凋零。

在茫茫塵世,人,是多麼孤單,多麼卑微而又無知啊,他們一天到晚忙忙碌碌,渾渾噩噩,為名為利爭得心力交瘁,為了所謂的生活奔波著,以為這就是生活的意義與全部,他們忽視了草木,這些安靜的植物就生長在他們的身畔。

草木都知道自己的位置,草木長滿了村莊任何可以落腳的地方,甚至人家的灰瓦頂上,也搖曳著它風中的姿影,樹木們,則安靜地生長在房前屋後、彎曲的道旁,為農人們、為同樣辛勞的牲畜們撐出一片蔭涼,莊稼整整齊齊列隊在田野裡,在農人與牲畜的汗水里,一天天茁壯。

經春至夏,又一個漫長的秋冬,春天,花朵絢麗芬芳,夏日,繁蕪的草木鋪滿了整個靜寂的庭院,甚至爬過了高高的院牆,雖然也有風霜,雖然也有過陰霾,但沒有哪一株草木忘卻了生活的本質,該開花時開花,該結果時結果。

有些人卻不知道自己的位置,村頭那個姓何的小子,一天到晚吊兒郎當,不曉得好好乾活,總想著天上會掉餡餅,最後成了一個人見人厭偷雞摸狗的二流子,終於有一天被抓走了。

大地之上,只有那些日日與草木相伴的農人們是幸福的,沒有人與他們一樣了解草木的脾性,農人的一生,應是草木的一生,他們飼養著草木,草木養育著他們,草木是他們的食糧、衣裳,是他們的農具、居所,是他們的靈魂、愛人。

晨曦中,農人扛著木製的農具走向草木蔥蘢的原野,草尖清冷的露水打濕了他的布鞋,空氣裡瀰漫著草木的清香,他伺弄著莊稼,他的心是溫暖濕潤的,莊稼的枝蔓簇擁著他,太陽從遠遠的樹叢後面升起來了,淡淡的薄霧纏繞著村莊,炊煙也升起來了,穀物的芳香飄散過來了,他的心竟莫名的安寧。

春天,哪一場淅瀝的春水,不浸潤著每一個農人沉沉的春夢?

夢裡他聽見多少粒種子破土而出的聲音。

春天,哪一縷拂曉的清風,不召喚著每一個農人的心靈?

到田野去,田野早已是綠意融融,「霍霍」磨亮他鏽跡斑斑的農具。

當秋天,從遙遠的白雲間徐徐飄來,晚風在枝葉間清吟,遠空如一方烏藍無垠的幕布,農人,每一個農人的臉上不顯現歡悅的笑容,他知曉,田野已是一片金黃,稻浪翻滾,每株莊稼都結滿沉甸甸的果實。

農人,大地上移動的草木,一年年、一輩輩如草木一樣榮枯,草木讓他們學會了寧靜,他們知曉他們只不過也是一株草木,有繁盛,也有凋零,卻一年年地蔓延,良才叔生前就說,「人不就是一棵草呢。」

像幾乎所有的農人一樣,良才叔一生就是草木的一生,作為一個農人,沒有比飼養莊稼更重要的事情了,他一生飼養著莊稼,死了埋藏在那片他耕作一生的土地,彌留之際,一臉的安詳,就如一枚秋天裡的落葉,又被時光帶回了生養他的那片土地。

莊稼是美的。

你行走在茫茫的荒原裡,滿眼是看不到邊際的莽野與蒼黃的天空,當你翻過一道山梁,當你涉過一條河流,眼簾裡出現了一大片、又一大片整齊的莊稼,綠油油在風中搖曳生姿,在陽光下閃閃發亮,你為自然的神奇讚歎,你為人類雙手感動,淚水盈滿你的雙眶,溫暖的情愫纏繞著你。

莊稼擁有著植物一切美德,卻沒有缺點。

它會開出絢麗的花,它會結滿豐美的果,它會長出各色各異的葉,它安靜地生長在農人耕耘的土地上,給辛勞的他們歡悅與希望,令每一頭牲畜垂涎,令每一株雜草心生嫉恨。

在五月,天空蔚藍,四野斑斕,田野是雜草們的天下,更是莊稼的天地,綠色的麥子,金色的菜花,間雜著,大地如一幅無邊的彩毯。

你躺在麥地裡,泥土是芬芳的,麥子是芬芳的,空氣也是芬芳的,麥子、修長的麥子一株株伸向廣袤無垠的天宇,你只需側耳傾聽,從未有過的美妙音符響在你的耳畔,「沙沙,沙沙」風吹過,麥子奏起悠長、渺遠的樂聲,樂聲裡,你沉沉睡去,浸在一個孩童的長夢裡,陽光透過麥子的葉尖,金光閃閃,正溫暖地照耀著你,麥子一株株鮮嫩的軀體觸摸著你,風從遠野走來了,原野蕩起一波綠色的海,你小小的身體在波浪裡飄搖,青色的、灰色的、黃色的蚱蜢展開薄如輕沙的羽翼,從一株麥子飛到另一株麥子上,一隻蝴蝶悄然降落在一株麥尖上,如盛開的一枚美麗花朵,風吹過,都不曾飄落。

你還可曾記得?

你站在田野裡,在秋天的深處,你驚訝眼前這別樣的景色,只一夜蕭然的秋風,只一場凋零的暮雨,碧綠的原野,卻是這樣的豐盈、飽滿,金色的稻穗垂彎了枝莖,火紅的高粱綴滿了枝頭,雪白的棉花看花了人的眼睛,農人,正踱著輕快的步子,走向原野,笑容綻放在他們被日光曬得黝黑的臉上,在閃閃的鐮刀裡,莊稼成片成片地倒在他們的腳下,你彷彿聆聽見豐收的歌聲從田野深處升騰而起,迴盪在白雲之上。

秋後的原野,空曠而寂瘳,那些美麗的莊稼都隱藏在哪裡了呢?

金黃的草垛堆在每一戶農舍的屋前,月亮從白雲之後升起來了,照在金黃的草垛之上,一盞盞燈光亮起來了,透過小小的木窗,芬芳的谷糧正從農人的灶台上飄來,喚醒了農人飢餓的腸胃,溫暖的新制棉絮擺放在炕頭,正等著辛苦一年農人來做一個悠長的酣夢,那是怎樣的一個美好的夢呢,想必與莊稼有關,一年又一年,田野里長滿了這些美麗的植物,日子就這樣慢慢而芬芳著老去。

莊稼是安靜的。

沒有哪一種植物有莊稼這樣沉默。雜草們太過放肆,漫過山坡,越過溝渠,總是不擇手段地長滿它所能到達的土地,一茬又一茬,傷透了農人的腦筋,只有莊稼總生長在農人為它們辛勤耕耘的土地上,他們知道自己的位置,至死都不曾捨棄這片灑下農人無數汗水的土地。

樹木們太過招搖,總是盡情地舒展它過於龐大的身軀,一有風吹過,就喋喋不休,賣弄著它的聲響與身體,生怕別人忽視了它們的存在,只有莊稼是謙遜的,它永遠知道自己的職責與義務,它一切的成果,都是土地與農人的饋贈。

花朵們太過喧鬧,它們一朵又一朵綻放出美麗的花朵,搖曳在四月輕柔的春風裡,而莊稼懂得生命的本質,只一夜悄然而至的疾風晚雨,落英繽紛,在金色的秋天,只在莊稼才在秋風裡呈上它掛滿枝頭的豐美果實。

莊稼,最繼承了土地的品性,厚重,沉靜。

安靜地在一場細雨間悄悄透出它嫩嫩的新芽,在時光的流水里,一日日生長著,茁壯著,風喧嘩著走過,也不曾發出熱烈的聲響。

當秋天,每一株莊稼成熟在秋風裡,卻無一例外是謙遜的,金黃的稻穗垂下它沉甸甸的頭顱,它感恩著大地對它的饋贈,高粱羞紅了它的臉龐,它為人們對它的讚美感到慚愧,這一切都因是農人辛勞。

農人也是安靜的。

農人耕耘在大地之上,永遠以一種卑謙的姿式面朝大地,播種、養育、收割,莊稼教會他們沉默,在大地面前,他們知曉一切的花言巧語、投機取巧都是枉然,沉默著,辛勞著,收穫著,是對大地永遠遵循的法則。

人不如一棵草。

村莊是草木的,草木也是村莊的。

遠遠走近村莊,首先迎接你的是腳下無處不在的草,是道旁或疏或密的樹木,是空氣裡無處不在的草木香,然後才是一頭牲口從樹底下鑽出來,一隻雞跑到一叢草上,最後才是人從村莊里慢悠悠地走出來,看半天,才知道是誰。

草木一點也不嬌氣,村莊里能長的地方都長上了,荒坡上,河灘裡,溝渠間,甚至老吳家丟在外面的一雙破鞋裡面,不多日,也長滿了雜草。

人可嬌氣多了,日子才好一點,就不吃這,不吃那的了,那雙一直幹農活的手,因少摸了幾天鋤頭,就珍貴得不得了,又是塗防曬液,又是畫指甲,生怕人家笑話了自己。

草木,到哪裡都是草木,開花的開花,長草的長草,一點也不忘本。

有些人卻不知道自己的位置,他以為離開了這片土地,脫離了草木,他就不如草木一樣卑微。

人生一世,草木一秋。

人彷彿是塵世的一棵草,其實人不如一棵草。

草總比人活得更久,也更明白。

人老了就老了,只留下一坯黃土,運氣好的,還有一塊墓碑,但很快,青草就漫過了低矮的墳頭。

一座村莊老了就老了,荒蕪在那裡,漸歸塵土,只有草木一年年地旺盛在那裡,淹沒了村莊的一切氣息。

全站熱搜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