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通訊公司的會計作帳醜聞一經揭露,美國幾大股市指數兵敗如山倒,連帶拖累全球金融市場,弄得投資人傻眼扼腕。

資本主義真的被這些人打斷了腿嗎?

一九八零年代初期,英國首相柴契爾夫人與美國總統雷根領頭展開的資本主義革命,背後的理論基礎全是經濟學大師傅利曼(Milton Friedman)打下的,不過傅利曼並不認為他的經濟理論必須對如今資本主義世界的貪婪風暴負責。

傅利曼早就說過,資本主義的問題在於資本家,社會主義的問題在於社會主義份子。

不久前,傅利曼在一場演講中,將科技業掛帥的新經濟(New Economy)斥為無稽。

在他看來,這個世界早在兩百年前就已經有新經濟了。

一家投資公司董事長考克斯(Donald Coxe)也指出,一些科技公司在股市重挫所造成的損失,遠比安然、世界通訊等會計醜聞造成的股市損失更大。

根據加拿大麥克林雜誌(Macleans)的分析,那斯達克指數的崩盤不是因為詐欺,而是以謬見為基礎的投資狂熱。





迷思一:企業的獲利可以比總體經濟的成長率高出好幾倍。

(這事從來沒發生過,也永遠不可能發生。)





迷思二:企業慷慨的配股政策能讓高階主管的利益與股東的利益兩者平起平坐。

(這事沒發生過,也永遠不會發生。)





迷思三:員工配股方案的成本不應該納入企業的財務報表中。

(儘管二○○○年科技產業員工經由股票選擇權買賣獲得的利潤,遠超過全球整體科技業的獲利,真正的一般投資大眾卻什麼好處也沒有。)





迷思四:科技業競爭激烈,加入這個產業的障礙幾乎沒有固定模式,像這樣的產業在計算價值時,本益比應該遠比股市中其他產業來得高。

(科技電信產業中唯一呈現具體成長的公司就是微軟,原因很簡單,微軟是壟斷事業。)





迷思五:既然有新經濟的存在,就應有新的估價制度。

(現在大家明白了,原來新經濟真正「新」的部分就是會計。)





迷思六:穩定、傳統的電話壟斷事業只要靠配股措施、新形象與宣傳口號,就可以轉型成為新經濟企業。

(仔細想想法國電信與德國電信的例子。)





迷思七:以庫藏股制度來取代股利發放制度,理應符合股東利益。

(著名的投資大師巴菲特向來鍾情庫藏股制度,但他也一向反對員工配股制度。)





講到這點就值得提一下傅利曼秉持的信念:

企業應該將大部分的盈餘以股利的形式發放出去,讓投資人決定是否要重新投資給企業。

傅利曼認為企業留太多的現金在手邊,就像把錢放在餅乾桶裡,想要去開餅乾桶拿錢用的誘惑太大。

當然,傅利曼的觀點在過去幾年的新經濟狂熱中徒然遭人譏諷。企業瘋狂地將錢投資在新廠房與設備。

浮濫的主管階級配股稀釋了企業的股票價值,因此企業又忙不迭地從市場購回自己的股票。

現在大家可以思索一番:

自一九九八年以來,有哪一家施行配股制度的大企業,其實施庫藏股帶給投資人的利益,大於直接將錢以股利形式發放帶來的利益?

沒錯,企業是有詐欺行為。

是的,會計師的操守的確離譜。

對,那些企業敗類是該送進監牢。

但是別忘了,多半的損失是因為錯誤的觀念。

全站熱搜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