瞿塘嘈嘈十二灘,人言道路古來難。

長恨人心不如水,等閒平地起波瀾。

竹枝詞,是巴渝一帶的民間歌謠。

公元822年至824年,劉禹錫在夔州任刺史時,曾經依照這種歌謠的曲調創作了《竹枝詞九首並序》、《竹枝詞二首》,共11首竹枝詞。

這些竹枝詞汲取巴人竹枝歌舞的精華,情韻豐贍,音調和美,言淺意深,在中唐詩壇上別開生面、大放異彩,並對後世產 生了深遠的影響。

劉禹錫也被人們公認為竹枝詞的開山鼻祖。

劉禹錫最著名、流傳也最廣的竹枝詞是下面的這一首:

楊柳青青江水平,聞郎岸上 踏歌聲。

東邊日出西邊雨,道是無晴 卻有晴。

這後面兩句「東邊日出西邊雨,道是無晴卻有晴」,幾乎是家喻戶曉、婦孺皆知。

在第一首竹枝詞裡,作者提出了一個重要的人生命題:人心如水。





瞿塘峽為長江三峽之一,礁多灘險,水流湍急,自古就有「瞿塘天下險」之說。

「瞿塘嘈嘈十二灘,人言古來道路難。」

在一片轟然的聲響中,那數之不盡的險灘暗礁,整個地把瞿塘峽險峻的形勢烘托出來了。

面對驚濤拍岸的江水、險阻重重的瞿塘峽,詩人不禁浮想聯翩:「長恨人心不如水,等閒平地起波瀾。」

這讓人想起李白的詩:「物苦不知足,登隴又望蜀。人心若波瀾,世路有屈曲。」

瞿塘之險,險就險在江中的石灘;人心之險,險就險在人心的不平。

不平則鳴,不平則爭,不平則興風作浪、無事生非。

為什麼會這樣呢?

說到底,還是人性多欲,苦不知足。

沒有慾望,何來爭競與不平?

不過,對於這人世間的險惡,作者早已心知肚明,寵辱不驚了。

公元805年,劉禹錫參加永貞改革失敗,此後屢受小人誣陷,權貴打擊,曾兩次被放逐,棄置巴山楚水達二十三年之久。

對於這段痛苦的遭遇,他曾在《酬樂天初逢席上見贈》一詩中不無感慨地說:「巴山楚水淒涼地,二十三年棄置身。懷舊空吟聞笛賦,到鄉翻似爛柯人。」

正是這段經歷,使他深感世路艱難,人心凶險,故而發出了「長恨人心不如水」的憤激之言。

作者期望人心能夠像水一樣,平靜無波。

但是,在這個「天下熙熙,皆為利來;天下攘攘,皆為利往」的紅塵俗世中,誰又能夠真正做到心平如水呢?





人的確不該放棄對於物質利益和自我價值實現的追求,一切促使人向上的東西,在本質上都是善的。

因此,對於人心如水這個問題,就很矛盾。

如果人人都達到了人心如水的境界,像聖賢一樣,那這個社會還有什麼意思呢?

因此,從根本上說,人心不該如水的;但從生存智慧上說,人心又該如水。

因為,人心如水,人們可以通過傚法水的智慧來調整自己的心態,改進處世的策略,從而減少與現實的摩擦,更快地、更少阻礙地達到自己的目的。

那麼,水的智慧究竟有哪些呢?

一是平,二是韌,三是永不停息。

這三條,都很厲害。

學好了,終生受益無窮。

《老子》五千言,談到水的有兩章:

其第八章說:「上善若水。水善利萬物而不爭,處眾人之所惡。」

對「上善若水」一句,河上公注曰「上善之人,如水之性。」

這意思是說,具有最高的善的人,他的德行像水一樣。

人往高處走,水往低處流。

水總是處在世界上最低的位置,並且善利萬物而不爭,這是水的謙虛,也是水的偉大。

與水的這一特性相對應,老子提出了「心善淵」的命題。

淵是沉靜的意思。

如何才能使勞碌的心沉靜下來呢?

古人說:「學問深時意氣平。」

意思是說,只有充分地認識事物的規律,並加強自身的修養,才能去掉那些橫亙在心中的意氣。

意氣沒有了,心也就平了。

這是水的第一個特點:平。

水的第二個特點是:韌。

《老子》第七十八章:「天下莫柔弱於水,而攻堅強者莫之能勝。」

在這裡,老子通過對水的特性的觀察,悟出了一個深刻的道理:柔弱能夠戰勝剛強,韌也是一種力量。

你看,屋簷下點點滴滴的雨水,經過長年累月的堅持,可以把一塊巨石滴穿。

洪水氾濫時,所到之處,淹沒原野,沖毀村莊,任何力量都無法阻擋它的肆虐。

這就是水的力量。

如果我們能夠傚法水的韌性,一點一滴地積累自己的力量,那麼,世界上還有什麼事能夠難倒我們呢?

水的第三個特點是:永不停息。

《論語‧子罕》:「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不捨晝夜。』」

孔子說:「歲月像流水一樣,一刻也不停息。」

這句話如果我們反過來讀,就是:流水像匆匆向前奔跑的時間一樣,永不停息。

人生很短,一個人的一生,能夠做成一兩件驚天動地的大事,就很不錯了。

如果我們不像流水一樣永不停息地奔流,一生要想幹成哪怕一件大事,恐怕都是很難的。

人生,應當如水之平,如水之韌,如水之永不停息。

全站熱搜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