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我在網絡上看到一條新聞,一位中學女生的試卷被同桌偷看,事後,班主任老師不分青紅皂白,當著全班同學的面嚴厲批評她考試作弊,這位女生原本就患有輕微的自閉症,聽到班主任老師對她的無端指責,她又羞又憤,感覺比竇娥還冤,當即衝出教室,從五樓縱身跳下,一位花季少女瞬間命喪黃泉。

父母傷心,同學痛心,老師疚心,這就是整幕悲劇的後果。

那位班主任老師沒有遵守「有幾分事實,只說幾分話」的原則,固然有錯,但這位女生的反應未免太過激了些,她的心理未免太脆弱了些,小小的委屈被她猛然放大,變成了邁不過的高坎和扛不起的鐵閘,於是她選擇了輕生之路,縱身一躍,花落人亡。





人生在世,注定要受許多委屈,有的委屈很小,有的委屈很大。

應該說,一個人越是成功,他所遭受的大大小小的委屈也就會越多,不是說「名滿天下,謗亦隨之」嗎?

這些「謗」(即批評)究竟有多少真正講到了點子上,是平心而論的剴切之言?

究竟有多少屬於惡意潑灑的污水,是混淆視聽的不實之詞?

他若倍感困擾,光是那些唾沫星子就能讓他長出一身爛瘡。

他若承受不住,每天把毒藥當水喝,也不夠劑量。





在過往的歲月中,確實也有一些優秀人物經受不住流言飛語的委屈而自殺了,最典型的例子是上個世紀三十年代紅遍全國的影後阮玲玉。

由於狗仔隊對她的私生活大刨特刨,不明真相的人造謠傳謠,外界輿論變成了阮玲玉的內心難以承受的重壓,再加上婚姻的不幸,她愴然寫下「人言可畏」的遺書後,即服毒自殺。

如日中天的一代影後香消玉殞,年僅二十五歲。

阮玲玉的死既是個體生命的悲劇,也是中國電影事業的巨大損失。





極端而言,大小委屈都能傷人,甚至殺人,但我們不能讓死神輕易得逞。

每個人的生命都是寶貴的,同樣具有偶然性,一次性,脆弱性和短暫性,你要使自己的生命獲得極值和炫彩,就不能太在乎那些小小的委屈,不能讓它們揪緊你的心靈,擾亂你的生活。





你要學會一笑置之。

嘴巴長在別人身上,他要造謠,你就讓他造謠,謠言終究會止於智者,他要瞎說,你就讓他瞎說,瞎說污損不了你的人格,他要無端指責,你就讓他無端指責,身正不怕影子斜。





你要學會超然待之。

別人犯了錯誤,做了蠢事,你不應該拿他所犯的錯誤和所做的蠢事來懲罰無辜的自己,你要尋求正確的方式去回應他們,那就是將自己鑄造成器,用實力,用實績,用光明磊落的胸懷,用藐視雞蟲得失的大度,用不爭一日之長的靜氣,去撲滅那些用謠言,謊言和不實之詞點燃的虛妄之火。





你要學會轉化勢能。

試想,你手中有一把好刀,好刀用久了也會鈍化,他們及時地提供了磨刀石,你還得感謝他們。

這樣的豁達和樂觀是絕對必要的,當你有能耐將外界的委屈轉化為內心的力量時,你就能超越他人,戰勝自己,無往而不利。





當然,你也可以尋找更高的參照系數來說服自己。

南宋抗金英雄岳飛,明朝抗清(當時是後金)英雄袁承煥,他們受過天大的冤屈,前者被大奸臣秦檜以「莫須有」的罪名殺害於風波亭,後者被崇禎皇帝以通敵賣國的罪名凌遲處死,那樣大的冤屈,他們都頂在頭上,扛在肩上,死得那麼慘烈。

歷史終究要還給他們真正的清白,還給他們不朽的英名。

相比較而言,你平時所受的小小的委屈又何足掛齒?

何足傷心?

何足捐棄生命?





別為小小的委屈難過,這絕非阿Q精神,這是強者寶貴的人生經驗。

全站熱搜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