煙花璀璨在夜,獨與曳燈坐天明。

淡淡的傷心歌曲揉碎茫茫的心。

燭聲瀟瀟與寧靜的黑夜形成鮮明的對比,思念的心愈加濃重,伴著斷腸的悠揚,夢中還是沒有你的身影,有些不安,是與黎明同起,黑夜同眠。

夜,是寂寞的,沒有人聆聽,始終是我一個人聽著寂寞的歌,寫著那頹的不能再頹的文字,哼著那叫人心疼的調調。

站在風裡的、只有我,沒有溫暖,淚水打擊著那曾經千年的約定,月光洗刷著那不變的謊言,我彷彿失去方向,再也找不到光明的出口,始終定格在那飛雪的十字路口,一切的一切終究是夢境,我始終、敵不過你的冷酷與絕情,淚水彷彿氾濫成河,我泣不成聲。

我曾問你,假如有一天,我終究沒有那麼幸運,與你蹣跚牽著手一起看夕陽落下,你是否會留下一生的遺憾?

你輕言,不會有那麼一天的小傻瓜,我們會牽著手一起看盡人間悲喜,一起飲盡世事風霜,永遠不會說再見。

那一刻,你的眼似水透明,空靈潔淨。





站在一片灰色的天空下

走在這變質的世界裡

獨自欣賞著一切





不僅僅是厭倦

當生活一旦靜止在某一個階段的時候

整日,沉浸於一種無所事事之中

什麼事都不想做,什麼地方也不想去





我,終沒有勇氣

衝不破世俗的城牆

喜歡讓自己不說一句話

在不想傷害任何一個人的時候

也許只有沉默才是無聲的武器

是保護自己的唯一方法





是否這個世界太過於無聊

還是我太過於無聊

才會讓自己的疲憊與不堪

若我不將自己的心定在一個地方

若我不把靈魂拉回來

我怎麼會如此地失落





其實不想放縱,只是不知道該如何地釋放

很長一段時間,都在以懶散地姿態生活著

心中卻堆積了太多的疑問,始終得不到回答





對著鏡子看著寂寞的面孔

看著眼眶中的淚水在打轉

卻不知道該怎樣才能釋放出來

只有死一般地沉默

不知道這是什麼時候開始的習慣

一點一點地放任卻仍然無法解脫





我已不像原來的自己

在一點點地蛻變

這才發現自己是個不能想像的概念

全站熱搜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