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席幻夢、一段懷想、一個閃念、一絲心緒上莫名的悸動。

或喜悅或幸福、或痛楚或憂傷。

在某一時刻,會潮水般向你襲來,令你無法躲藏,無需言語,只有接受。

靜謐的夜晚,喜歡獨倚窗前。

等待銀色的月光慢慢地冷卻白天的喧囂、嘩雜。

當我仰望夜空,會感覺你全部的愛突然降臨。

因為那一泓深邃裡皎潔的盈月,像極了你的眼睛。

是在霪雨霏霏的午夜不期而遇,亦是在雲淡風輕的午夜兩顆心相互依托。

月圓月缺,雲卷雲舒。

草榮草敗,花謝花開。

一個溢滿詩意的名字被你無數次的喚起,囈語般輕柔飄忽耳畔,絲柔般深深地滑入靈魂。

曾經在夢裡苦痛的沉睡了多年,是因為你,才又在沉靜、純潔、含蓄的背後捕捉你的真摯和熱情。

憂鬱,略帶憂傷。

遙問。

這樣相扶同行的路可以走多遠?

是不是「永遠」真的是無法兌現的諾言?

你不知,我一路珍藏這份幸福快樂,在心靈的最深處,這裡只容得下兩個人的寂寞。

你可知穿過我眼睛的不是淚,是牽絆的愁緒,是濃濃的、痛楚的思念。

今夜,很寂靜。

只有血液被脈動震顫的聲音。

寂靜,是沉默的延伸。

回想起那融融的夜色、溫情的凝視。

折一枝疏梅踏著飄然的飛雪起舞。

輕逸,柔美。

不曾忘記纏綿的午夜為誰而歌,為誰而醉。

這樣的夜,擁一縷繾綣的思緒,聆聽千年古韻。

無眠。

當熟悉的身影隨著夢漸行漸遠,當情難自禁的躁動似風過後的塵埃落定,婉約的詩就被無形的淡漠冷落成一張白紙。

即便是枕著「皓月輕移姝影,清風暗送馨香」這樣的情懷也難享其裊娜旖旎的韻味。

娟秀的字跡失去往日的雋美,結構散落游離,在紙張上每落一處,儘是劃在心上深淺不一的痕。

這一切的一切,都在絲絲的隱痛裡最終筆不成詩。

午夜的風穿過細碎的傷口繼續削剪,無字的詩箋在不經意間被切割成一片一片的潔白,漫天漫地。

覆著來時的阡陌,迷濛相思的日夜。

把春暖花開阻隔出幾個世紀的遙遠。

誰在讀?

誰能讀懂這一頁詩箋?

傷感,淒涼。

等相見,盼相見,焦切的心只知道是不見了千年,卻不知蒼宇間迴盪的是千年不見。

全站熱搜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